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我不喜欢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诺大的厅堂之上,只听见楚楚清冷的声音,大家谁也不敢出声,一起望着眼前的女人,满目的敬佩,这个女人花容月貌,周身内敛的严谨,眸中闪过光芒,使人不敢直视,赵禄小心翼翼的垂下头,心里不禁埋怨起自已的夫人来,没事掺合这西门家的事干什么,这下可怎么收拾,举起衣袖擦脸上的汗,一旁的知府夫人看自个的男人如此窝囊,目光如刀的射过去,恨不得踢他一脚解恨,为什么自已会嫁给这种男人,这一切都是西门辕那个混蛋造成的,他死了活该。

    黄霖扫视着四周,看到大家对楚楚又是敬畏又是祟拜的样子,心里有些骄傲,眸光定到眼前的女人身上,就好像大家祟拜的是他,不,比祟拜他还要令他高兴。

    小月动作俐落的伺候楚楚换上白袍子,泼了碘酒,薰燃过后,戴上手套,又拿了薄糖放到楚楚的嘴里,一连串的动作,大家看得目瞪口呆,算是开了眼界,这才是真正的验尸吧,哪像他们衙里的忤作,摇头晃脑的围着死者转一圈,便得了结论,有时候连手都不动一下。

    “唐凌,记一下笔录。”

    “好,”唐凌点头,接过一边小月递过来的纸墨,候在一边,楚楚弯下腰开始检查棺材里尸体,只见死者脸上隐隐透着暗黑,面容平静,这说明死者被刺之前就被人下药了,就是刀刺穿他的身体都毫无感觉,身上并无其他打斗的痕迹,前胸两根肋骨处,被锋利的尖刀刺过,这刀至少长有一尺,宽有八分,直到心脏,深足足有五寸,一刀致死,而且右浅左深,右窄左宽,凶手显然是个左撇子。

    楚楚把验尸的结果一一说出来,唐凌一丝不苟的记下来,楚楚又验了另一具尸体,大致是一样的,两个人都是被人先下了毒,连后被杀死的,楚楚的话音一落,西门长空的难以置信的睁大眼,当晚只有叔父一人来家里,并没有他人,难道是叔父?他显然被自已脑海中的想法吓住了,连忙甩掉心里的想法,虽然不明白叔父为什么说自已不是亲生的,但他不相信叔父会杀了自已的爹娘。

    “当晚,西门轩来西门府用晚膳,而当天晚上便发生了西门府的惨案,西门轩,你没有要说的话吗?”

    楚楚定定的望着站在下首的西门轩,此时他的脸上肤色更白,有一种阴柔,常年不见阳光的腐蚀感,好像是一副活僵尸似的,而西门长空却说他先前为人很好,那么以前的行为便是装的了,他为什么要装呢,又为了什么要杀西门府的人。

    众人听到楚楚的话,都睁大眼睛望向西门轩,看来娘娘怀疑西门轩,可是这可能吗?要知道那是他的兄长啊,如果真是他杀人的,他就是畜生了。

    西门轩听到娘娘问他,不慌不忙的抱拳垂首:“禀娘娘,不能但从这一点便怀疑小民吧,难道小民在兄嫂家用了一顿晚膳,便是小民杀了他们全家?”

    楚楚眼神冷冽的盯着西门轩,如果这男人走的是正道,那将是一个人才,可偏偏是生活在暗层里的蝼蚁,做着见不得人的丑事,缓步走到西门轩的身边,飞快的拉起西门轩的左手,冷冷的开口。

    “看看你的左手,被刀剑磨出了老茧,杀了西门辕的人,是个左撇子。”

    楚楚的一句话落,不亚于石沉大海,众人的眼睛全都闪过惊疑,没想到西门轩竟然杀了自已的兄嫂,是为了霸占兄嫂家的财产吗?

    一旁的西门长空早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等到回过神来,疯了一样的冲过去怒捶自已的叔父,枉费爹娘对他那么好,自已那么的亲他,最后竟然是他杀了西门府的人,真是太可恶了,还一直追杀自已。

    西门轩一动也不动的任西门长空捶打,楚楚示意身边的唐凌拉开西门长空,她还有话要问呢,唐凌立刻上前一步拉开西门长空疯了似的身子,制止得他无法动弹。

    楚楚放下西门轩的手,围着他转了两圈,淡淡的开口:“我只想问你?西门长空是你哥嫂亲生的吗?”

    “不是,”西门轩坚定的开口,眸光里是一抹解脱,并不否认自已杀兄嫂的事实,抬头望着楚楚,是那么的坦然,楚楚实在无法理解,有着这样坦然清彻眸光的人为什么要杀死那么多的人,还是自已的亲人。

    “那么我就让你看看,西门长空究竟是不是西门辕亲生的儿子,省得让人怀疑他的身份,”如果不能证明西门长空的身份,西门家的大笔财产都将被族人瓜分,而西门长空将一无所有,楚楚自然不忍心让西门长空一无所有。

    对于楚楚的话,厅堂上的人全都哗然了,这人都死了,怎么证明啊,一起望向楚楚,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西门轩也有些微愕然,人都死了,只要他不承认,相信没人能证明西门长空就是西门家骨血。

    楚楚扫了厅上一圈,心里暗哼,今儿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省得说我以权压人,挥手示意小月打开箱匣,取出特地定制的解剖刀,小月取出来递到她的手上,只见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对准死者的手骨处划开,生生的露出一小截白森森的骨头,整个大厅的人看得头皮发麻,心惊胆颤,平常比这个再凶残的画面都看过,可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让人恐慌,这个女人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做着这些事,有些胆小的捕快竟然要呕吐起来了,飞快的闪身奔出去,也顾不得被降罪的事了。

    “活人和死人之间的亲属关系,可以滴骨认亲,如果是亲生骨肉,血溶进骨内,”楚楚说完,望向西门长空,西门长空此时整个身子轻颤不已,想到爹爹被杀了,还要受到这些折腾,心如刀绞,眸子里闪着沉重的仇视,冷扫过对面的叔父,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他的仇人。

    西门长空,划破了手指,一滴鲜红的血落到那露出来的骨头上,有几个胆大的立刻凑近前去看,滴骨认亲,虽然听说过,可谁也没有见识过,没想到真有这样传奇的手法,只见那一滴血慢慢的渗透到骨头来,直至一点血痕都没有,大家惊奇之余,总算知道这西门长空正是西门辕的亲生之子。

    “西门轩,你还有什么话说?”

    楚楚冷然的望了西门轩一眼,把手里的解剖刀递到小月的手里,示意她收起来,自已摘掉手套,脱掉白色的袍子。

    西门轩身形一移,没想到这娘娘竟然如此厉害,看来自已是难逃一死了,抬起头苦笑一声:“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了,不错,当日是我杀死了西门辕和龙小婉,杀了西门府的一百多人。”

    西门轩承认了事实,西门长空再次扑向西门轩,怒吼:“你为什么要杀我爹娘,为什么啊?”

    “是啊,你为什么要杀了西门府的人,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一个大秘密,你还是交待出来吧,”楚楚定定的望着西门轩,虽然他的面容苍白得像个鬼,但是眼睛却是清彻的,没有一般歹徒的凶残,想必他有一个非杀西门辕不可的理由。

    西门轩阴柔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若有似无的暗芒,随即仰天大笑一声,众人还没来得及反映过来,西门轩的胸前已经刺进一把匕首,他的身子旋转了一圈,发丝凌乱,映衬得他的脸越发的苍白,唇角溢出一些血来,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匕首刺进去一些。

    眼前发生的一切太快了,西门轩竟然自杀了,他的脸上仿似解脱了,唇角挂着一抹笑花,带着死亡嗜血的美。

    “我去谢罪了,就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厅上的人呆愣了一会,最先恢复过来的竟然是知府夫人,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等她清醒过来,像有人掐住她的脖子似的,扑了上去,尖叫起来。

    “西门轩,你在干什么?西门轩,你不是说永远陪着我的吗?”

    大厅里的人再次一呆,知府赵禄彻底的呆了,夫人这是干什么?西门轩的死她竟然如此伤心,好似那才是她的男人,她深爱的男人,一向嚣张狂妄的女人竟然哭了,泪如雨下。

    楚楚望着眼前的一切,不置可否,她早就知道这知府夫人有名堂,本来还以为要费一番周折,没想到她竟然自已出来了,这样也好,不过她为什么这么伤心呢?

    西门轩躺在心爱女人的怀里,满足的笑了,只要她高兴啊,他什么都可以做,可是他现在再也不能陪她了,用尽全身的力气,伸出手轻抚她的脸:“瑶儿,你别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统统都过去了。”

    瑶儿心痛到无以复加,她一直活在仇恨里,忽视了身边的这个男人,他已经陪了她整整十多年了,默默的爱着她,默默的付出一切,她不要他死啊,她后悔了啊,老天,请给她一次机会吧,仰天大吼。

    “轩,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只想着报仇,我应该听你的话。”

    瑶儿的眼泪滴在西门轩的脸上,可惜他再也不能说话了,大手轻轻的从她的脸上滑落下来,那张脸带着满足的笑容。

    一旁的赵禄早青了脸,没想到这个母老虎竟然给自已戴了绿帽子,和这个男人一条腿,还爱得死去活来的,真他妈的窝囊到家了,走过去,沉着脸大吼。

    “贱人,你竟然敢给本官偷汉子。”

    瑶儿抬起脸,那双眼眸里狠戾冷漠,紧盯着赵禄,赵禄吓了一跳,他可记得这女人的功夫十分了得的,赶紧奔到旁边去,瑶儿的脸上伤心欲绝,心如死灰,就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吧,放下西门轩的身子,定定的扫视着围在周遭的人,面容一扫之前的暴厌,平和安定。

    “其实西门家的人是我杀的,轩他只下了毒,是我亲手杀了西门辕和龙小婉的,没有人知道我也是左撇子,轩是为了我才强逼自已用左手练剑的。”

    瑶儿的话一开口,那赵禄早吓坏了,没想到这臭婆娘竟然杀人了,还杀了这么多人,不会连累他吧,扑通一声跪下来连连磕头:“娘娘,她杀人不关我的事啊,我是完全不知道的。”

    楚楚扫了过去,看他的窝囊样,确实让人恨不得踢两脚,就冲着他那老鼠胆估计也不敢杀人,冷哼:“滚一边去,”赵禄赶紧退到一边去,不敢再开口。

    “其实我和西门辕还有西门轩从小生长在一个村子里,那个村子叫鱼寨沟,里面有很多鱼,小时候我们很喜欢捉鱼,那时候我喜欢西门辕,可是有一天他把我毁了,你们知道吗?他领着一帮人糟蹋了我,从那一刻开始,我心里便只有恨,一直想着要亲手手刃这个男人,知道我当时多大吗?只有十岁,他竟然领着一大帮人做着灭绝人性的事情,而这一切轩也在场,可惜他太小了,没有力量阻止,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自责,我们两个活在痛苦中,可是西门辕呢?因为娶了一个富家的小姐,活得意气风发,成了人人敬仰的大善人,每多听到他一次,我就想杀他一次,但是都被轩阻止了。”

    瑶儿说到这里,觉得自已太累了,这么多年的恨随着轩的死统统的消失了,一张妩媚的脸上平波无奇。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我每天晚上都做恶梦,十多年没有断过,轩也是,因为活得太痛苦了,我决定杀了西门辕,夺了西门家的财产,这样我心里才能平衡,也许是因为看我活得太累,这次轩没有阻止,他帮了我,”瑶儿说到这里,回首望着睡在地上的男人,伸出纤细素白的小手,轻轻的触摸着他的脸,冰凉一片,一点暖意都没有,以往他总是会搂着她,柔声哄她,瑶儿,忘了过去吧,但是现在再也没有人这样对着她说话了,再也没有了,眸子里满满的柔情爱意,低垂下头,轻轻的亲了一下西门轩,心里低喃,轩,我来陪你了,下一世,我一定要找到你,把这一世所欠的情统统的还给你。

    大厅上的人看着眼前的一切,人人闻之动容,没想到一直以善心闻名的西门辕有这么丑陋的一面,楚楚叹息,为这两个人心疼,一个十岁的小女孩遭受到那样的打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了的,她恨的同时自已也活在痛苦里。

    就在大家只顾着伤心的时候,只见瑶儿飞快的拔起西门轩胸前的匕首刺进自已的胸口,楚楚一闪身冲过去,扶住瑶儿的身子:“你这是何苦呢?”

    瑶儿靠在楚楚的怀里,那张妩媚的脸上浮起笑意,眸子里闪过释然,发丝落到她的脸颊上,那张小脸经过泪水的冲洗露出了本来的面貌,竟然那么的清灵,长长的睫毛上还带着泪珠,伸出手放进楚楚的手里,祈求的开口。

    “请你把我和轩葬在一起,我们只求来生,”说完便闭上眼。

    楚楚的心里酸楚不已,眼里氤氲起来,这一切到底怪谁啊?久久的没有声响,大厅上的人看娘娘如此伤心,谁也不敢开口打扰到她,黄霖走过去,扶着楚楚的肩,坚定的开口:“这样于他们也是一件好事,要不然他们杀了这么多人,一样是要死的。”

    楚楚放开瑶儿的身子,眼泪终是忍不住流下来,返身轻伏在黄霖的怀里,虽然每次都会遇到这种事,可还是做不来无情,每一次都被这些人感动,然后伤心。

    “黄霖,我好难过,每一次都这样,在这些真像后面总隐藏着一个心酸的故事。”

    “好了,别想多了,眼下真相大白,还是把这些人统统的葬了吧,”黄霖扶起楚楚,掉头吩咐身后的侍卫,帮助西门长空整理一下大厅,西门长空此时已经有些麻木了,心里说不出该恨谁,掉头望向棺木中的爹爹,实在无法理解爹爹那样一个慈善的人为什么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西门家的惨案总算告破了,晋城的人唏吁不已,就是知府大人也没脸呆在晋城了,西门长空葬了爹娘还有义庄里的那些仆人,楚楚和唐凌把瑶儿和西门轩葬在了一起,在他们的墓碑上刻着,生生世世相爱人,但愿他们的来生会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事情结束了,楚楚准备回鬼雾林,但是黄霖一直跟着她们,她已经转悠两天了,也没把他们甩掉,楚楚恼怒的瞪着身后。

    “黄霖,你究竟想怎么样?”

    黄霖抱着剑站在对面,浓眉大眼,丰朗不凡,头发用木簪随意的别着,身穿白色的长袍,黑发白袍在轻风中摆动,一看就是那种行侠仗义的大侠,厚薄适中的唇一动,恭敬的开口。

    “臣想请娘娘回宫,皇上在宫里等着娘娘呢,”黄霖说这句话时,心里很痛,他也喜欢这个女人,可她是皇帝的女人,他想了也是白想,或者是只能想着,默默的守候她一辈子。

    “我不会回去的,黄霖,你还是带着你的人离开吧,”楚楚冷冷的开口,俏丽的脸蛋上罩着一层寒霜,显示出她此刻的心情相当的不好,站在她身侧的唐凌和小月一声也不吭,一起望向对面的黄霖,唐凌从以前对这个男人就没有好感,所以此刻更像个老母鸡护小鸡似的挡到楚楚的前面。

    “是啊,她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你回去吧,还有告诉那个皇帝,别用权压人,要是让百姓知道皇帝就知道欺负女人可是件丢脸的事,”唐凌振振有词的开口。

    黄霖根本不理他,只看着楚楚,反正他是跟定她了,她一日不跟他回宫,他就一日跟着她,一年不回宫他便一年跟着他。

    楚楚见黄霖不出声,领着唐凌和小月往前走,身后的黄霖再次跟了上来,气得她回身冲到黄霖的面前,咬着牙低吼:“黄霖,你有完没完了?为什么非要让我跟你回宫去啊,难道亲手把我送给皇帝你很高兴吗?”

    黄霖望着近在眼前的小脸,白晰的肌肤因为气氛染上了红晕,大眼睛闪闪发亮,睫毛弯曲卷翘,漂亮极了,小小的红艳的唇一开一合,很引人暇想,真想狠狠的抱住亲上一口,可是他没有忘了她是皇帝的女人,他只是一个奴才,以前自已和她有过暧昧的一腿,可那时皇上还没看上她,所以他不在意,但现在皇上要她,他不能和主子抢一个女人,但听到她的责问,他的心里疼痛难耐,紧捂住胸口。

    “你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还要这样问?”黄霖眼睛里是坦城,毫不掩饰自已对眼前女人的爱意,很强烈,很想拥有她,可是他没有那资格,他能做的就是一生守护着她。

    “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不喜欢你,黄霖。”

    楚楚虽然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很伤人,但是快刀斩乱麻,她是不喜欢黄霖这样的人,身上的奴性太重,那种一生忠于主子的人,当然这种人没什么不好,只是她不喜欢罢了。

    黄霖听到楚楚直接了当的话,脸色刷的苍白了,手握成拳一声也不吭,虽然知道她不可能喜欢他,可听到她说出来,还是很疼,好似有人挖了他的心似的,血肉模糊。

    “臣知道自已配不上娘娘的高贵之躯,不敢妄想,”黄霖的心虽然滴血,言行举止却没有怠慢,楚楚真想一巴掌拍醒他个榆木脑袋的,咬着牙开口。

    “黄霖,你知道我最讨厌你身上什么吗?”

    黄霖也想知道楚楚讨厌他什么,好看的眸子落在楚楚的身上,等着她接下来的话,只听见楚楚不紧不慢的开口:“你身上的奴性,知道什么叫奴性吗?”

    楚楚知道他为人一向木纳,仍煞有其事的问,看他一头雾水的样子,冷哼:“就是那种唯主子命是从的人,听主子的话是好事,但自已要有原则,是好事就听,是坏事就不听,你看你,明明我不想进宫,你还帮助皇帝想把我抓进宫去,这是强抢民女你知道吗?”

    黄霖听了半边,总算明白,楚楚拐弯抹角的在骂他,也不生气,眸子里闪过排山倒海的光芒,定定的望着楚楚。

    “我的命本来就是皇上的,他要我便给,这没有什么错,当年我家乡遭灾,尸横遍野,白骨成堆,我一个七岁的小孩子一路要饭流落到京城,因为肚子太饿抢了人家的包子,差点被打死,是当时身为太子的皇上救了我,从那时起,我就发了誓,我的命就是皇上的,只要他想要,随时可以拿去。”

    黄霖的话说完,楚楚倒有些动容,没想到黄霖也是个苦命人,一个七岁的小孩子一个人要饭,要到京城来,真的很不容易的,心里不禁同情起来,可同情不能让自已跟他去皇宫吧,她现在讨厌龙傲,一想到他差点打掉她的孩子,她就厌恶他。

    “黄霖,没想到你这么苦,我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楚楚睁着大眼睛向黄霖道歉,她不是冷血无情的人,虽然有时候很冷漠。

    黄霖立刻摇头,过去的事早就过去了,没什么好伤心的,不过楚楚能关心他,他觉得心里很温暖,虽然知道她只是善良同情他,可只要她心里想过他,他便开心了,他从没想过会被她爱上,或者什么的。

    “楚楚,跟我回宫吧,皇上已经后悔了,他相信孩子是他的,你何苦流落到外面受苦呢?”黄霖深情的望着楚楚,虽然她是皇上的女人,可他一样爱着她,只要看着她就好了。

    “黄霖,如果我回宫了,你看着我和皇上亲密的在一起,难道你心里不会难过吗?”楚楚睁大眼无辜的望着黄霖,就是这样的眼神,看得黄霖心跳如鼓,真想把她藏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