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爱不是占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两个男人看着倦缩在南宫北堂怀里的楚楚,惊慌失措的紧拽着南宫北堂的衣襟,眼泪如雨而下,嗜血的杀机染上眸子,愤怒的想杀人,心疼得厉害。

    “没事,没事,我会保护你们的,孩子会没事的,你别紧张,”南宫北堂放柔声音,却在见到桑叶走进来时,化成万枝利刃一起穿到桑叶的身上,而一旁龙清远早身形一闪,抓过桑叶的身子,朝着她怒吼。

    “把解药交出来,要不然我要亲手斩了你,你这个毒女人。”

    桑叶被吓傻了,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先前小月就吼了她一顿,说什么小姐中毒了,她早就呆了,现在这两人还让她交出解药,可是她根本没下毒啊,小姐是云族人的希望,她再傻也不会对小姐下毒的,可是小姐为什么会中毒呢,自已以前也经常打这些野生的东西给她叫,也没见中毒啊,桑叶伤心的哭了起来,边哭边说。

    “我根本没下毒,我为什么要下毒小姐,小姐对大家这么好?”

    桑叶的话刚说完,一旁玉儿早哭着冲过来:“桑叶,你把解药交出来吧,要不然楚楚的孩子就保不住了,虽然你喜欢王爷,可他是楚楚的夫君。”

    桑叶一听玉儿的话,再抬头见南宫北堂森冷狂怒的眸光,又羞又痛,大叫起来:“我没有下毒害小姐,为什么没人相信我,我真的没下毒。”

    龙清远一听桑叶的话,周身的凌寒,陡的升到一个极限,咬牙冷恨:“看来你是准备抵死不说了,好,那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痛苦,让你害人?”说完大掌一扬带着一股强劲的掌风朝桑叶的天门穴击去,桑叶眼一闭,心痛的等死,却在最后的关头,听到楚楚虚弱的声音响起来。

    “你们别为难桑叶了,不可能是她下的毒。”

    “不是她还有谁?”南宫北堂红着眼,绝美的五官上一片黑青,完全不相信桑叶的清白,不过一旁的龙清远倒是有点相信了,因为如果桑叶真的下毒了,难道情愿死也不交出解药吗?为了一个刚见面的男人下毒害自个的主子,这好像不太现实,便硬生生的收回掌劲。

    “好了,你们别怪她了,不可能是她下的毒,”楚楚神情憔悴的开口,强忍住悲痛,示意龙清远把桑叶放下来,此时此刻龙清远哪里愿意惹得她伤心,依言放下桑叶,桑叶扑通一声跪下来,虽然不是她下的毒,可小姐是吃了她打的野山鸡才中的毒,心里不由悔恨不安,小脸上满是泪痕。

    “小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小心惹出来的。”

    楚楚掉头示意一边的小月把桑叶扶起来,轻声的开口问她:“你打野山鸡时有没有碰到什么人?或者野山鸡被谁碰过了?”

    桑叶听到楚楚问她,想了一下,立刻飞快的点头:“我打到野山鸡后便出了一趟鬼雾林,因为山伯说小林子今天会回来,我便到鬼雾林外边的大道上望了一圈,不过没看到小林子回来,倒看到了一个穿黑色长袍的男人,看我手里提着一只野鸡,好奇的接了过去看一下,又还给我了,可是我一直看着他,并没有发现他做什么手脚啊。”

    桑叶说完,南宫北堂和龙清远不由蹙紧剑眉,看来就是那男子下的毒了,不知他究竟是什么人?眼下没有解药还是尽快把楚楚送到凤凰山上去,要不然孩子说不定就保不住了,南宫北堂望着怀里的人儿,此刻安静得可怕,脸色苍白,眸子里失去了往日的光辉,这使得他的心痛到快不能呼吸了,赶紧抱起她的身子。

    “走,我们去凤凰山找一元子神医,一定可以解毒。”

    玉儿和小月一起站起身往外走去,龙清远停住身子示意玉儿:“你还是留下吧,别跟着了。”

    “可是我?”玉儿眼泪汪在眼里,小月回身拍拍她的手:“你放心,我们会把楚楚照顾得很好的,一定会救回她和孩子的,你就留下来吧。”

    “好,”玉儿点头,此刻好恨自已不会武功啊,要是自已也会武功的话,不就可以跟她们一起走了吗?只得点头眼巴巴的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回过头看到桑叶还跪在地上,忙扶起哭得抽气的桑叶。

    “好了,你也起来吧,只要不是你下的毒,就没事,刚才我说话太鲁莽了,你别怪我啊。”

    桑叶摇摇头,她能怪谁啊,谁也不怪,她怪自已为什么不小心点呢,怎么就中了人家的计了,害得小姐受这种苦,真是该死。

    一行人都坐在马车里往凤凰山而去,南宫北堂自此至终的紧抱着楚楚,小心翼翼的生怕她再毒发,下一次毒发究竟是什么时候,还会出现什么情况,他们谁也不知道,所以心里更是惶恐,南宫北堂宁愿这毒下在自个的身上的,他即便替她去死,也是毫无怨言的,一旁的龙清远紧挨着楚楚,伸出一只手握着她的小手,手指冰凉一片,虽然他也想紧抱着她,给她安慰,可是此时两个男人还是团结一致给楚楚解毒要紧。

    楚楚睡了一会儿又醒了,周身被温热的气息包围住,睁开眼两个男人陪在她的身边,脸色都相当的严峻,眸中心疼不已,她为自已给他们带来的麻烦愧疚,可一想到有人可以依靠,心不由得温暖了一点,往南宫北堂怀里钻了钻,感受到龙清远的大手紧握着她,觉得自已此刻还是很幸福的,沙哑的声音响起来。

    “你们别着急,我相信孩子一定会很坚强的,他和我一样坚强。”

    “是,他会没事的,”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看着她苍白的脸蛋,那睫毛无力的抖动着,唇泛出青黑色,整个人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他们怎能不心痛呢?可是不想让她心里有负担,两个男人便放松一些。

    鬼雾林离凤凰山要一天多的路程,再加上出发时已是中午,所以一行人大约要在明天晚上到达凤凰山,马车一路撒足了劲儿狂奔,一定要赶在太阳落山之前进住到客栈里,他们这些人露宿野外没什么事,可是楚楚一个病人可受不了浓重的凉气,好在天黑之前,赶上了一个小集镇,集镇上还很热闹,马车里的人也无心观赏,吩咐前面驾车的人找一家客栈住下来。

    前面的马夫应了一声,这马夫是云族的人,见小姐中毒了,自然也很伤心,只不过没表达出来,抬首望去,整条街上灯笼接灯笼,路边全是摆着的小摊贩,他驾着马车小心翼翼的驶过去,不希望惹出什么事来,小姐的现在是个病人,所以他们还是少惹事为好。

    总算看到了一家客栈,马车嘶鸣一声停下来,店小二飞快的迎上来,连声的追问马夫:“几位客官,是住店还是吃饭?”

    “住店吃饭一起,”马夫清朗的声音响起,掀起车帘恭请的请里面的人下来:“小姐,爷,到了,下来吧。”

    龙清远和南宫北堂点了一下头,龙清远放开楚楚的手,率先下了马车,南宫北堂抱着楚楚随后下了马车,小月最后一个下来,那店小二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好似天神降临似的,周身高贵不凡的气势,那张脸真是比女人还俊,眉眼如画,穿着上好的绸缎袍子,飘飘欲仙,其中一个男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冷冽的容颜在低下头望着怀中人时,化为无限的柔情,看得店小二都呆了,好久反应不过来,只听到一个银铃似的声音轻轻的响起。

    “到什么客栈了吗?”

    “嗯,没事,你休息吧,”南宫北堂宠溺的开口,抬起头森寒的眸子如刀般锐利,冷漠的开口:“还不头先带路。”

    店小二回过神来,惶恐的连连点头:“是的,几位爷跟我来,”说完掉头在前面领路,心里不由得暗暗猜测,这些人一看就都是尊贵不凡的人,真不知这男人怀里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人物。

    龙清远走在店小二的身侧,清冷的开口:“这是什么地方啊?”

    店小二侧过身子示意身后的客人上台阶,一边伶俐的开口:“我们这个镇叫富贵镇,别看这镇子不大,可因为它地处的位置好,所以人来人往,生意很不错呢。”

    南宫北堂和龙清远自然明白个中的道理,因为四周全是连绵不绝的青山,而这个镇正处在官道边,大部分赶事的人都要在此处留宿,因此这镇上的生意便兴隆起来,但凡茶馆客栈,花楼全是人声鼎沸,尤其是花楼,那些出门在外的爷们哪个不想搂个娇娇滴滴的美娇娘睡觉啊,所以生意是整条街上最兴旺的地方。

    一行人上了台阶,走进客栈,此时天色已晚,客栈里人声鼎沸,很多人在喝酒吃饭,南宫北堂只略扫了一眼,微有些诧异,这店里好像有不少江湖人士,心里警戒起来,想到楚楚的毒,不由暗暗奇怪,是谁给楚楚下了毒呢,如果让他知道,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掌柜的站在柜台后面,看着眼前的人,不由得呆住了,虽然自已是开客栈的,而且店里的客人很多,但还从没见过像眼前两男人这般出尖拔卒的,周身华贵,容颜更是最上等的,就是客栈里那些佩剑带刀的女人,大胆的抛媚眼过来,只可惜两个男人好似没看到似的,一脸阴森的寒气,只有眸光望向怀中女子时才会散发出难得的温柔,使得那些女人嫉妒得探头,想看看那女子长得何等模样,被俊逸的男子紧抱在怀里。

    楚楚被客栈里的吵声惊醒,眨了眨睫毛,感觉到精神好多了,忙动了一下身子,过意不去的开口:“北堂,放我下来吧,我能走了。”

    南宫北堂一听到她柔软无力的声音,忙按住她挣扎的身子,柔声哄劝道:“别动,待会儿到楼上再躺下,”说完掉头望向上首的掌柜的,冷冷的开口。

    “要两间上等的雅间。”

    龙清远一扬手,手里多了一张银票,放在柜台上,俊脸不耐的开口:“这是银票,呆会儿把饭菜送到房间来。”

    堂柜的接过银票,看了一眼,眼睛都绿了,果然是富贵人家的老爷,一出手就是一百两银票,立刻满脸堆笑,客气恭请的开口:“客官,楼上请。”

    “小二,把客官领到最上等的雅间去,”掌柜的吩咐站在一旁的店小二,店小二立刻点头哈腰的在前面领路,把他们几个往楼上领去,那客栈下面的女人一脸的失望之色,由此至终,这男人都没有看她们一眼,本来想着可不可以勾引一下呢?真想看看那女人长的什么样子?能把这等美男勾搭在手。

    客栈最好的雅间是一个独立体,周围没有别的房间,很安静,店小二开了门把他们让进去,只见里面香味缭绕,珠帘垂挂,有一个小厅还有两个房间,厅里摆了雕花桌椅,房间里摆设着上好的大床,几榻笼柜,梳妆台,窗明几净,确实不错,南宫北堂满意的点头,把楚楚抱到里间的大床上放下来,细心的给她盖好薄被,心疼的问。

    “还疼吗?”

    楚楚摇摇头,伸出手揉揉他的手臂:“都麻了吧,真是连累你们两个了。”

    “没事,别说这话,只要你好起来,其他的都不重要,”南宫北堂伸出手掩上她的嘴,看着她的花容如此苍白,他的心好似被刀一寸一寸的凌迟着,老天啊,你为什么要折磨她一个女人啊,要折磨就折磨我,何苦让她遭受这样的罪啊。

    慕容楚楚只听到自已的心咚的跳了一下,很沉,重重的落在自已的心房上,好似有什么东西化开了,周身的暖流,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此刻的他好温柔啊,现在她的脑海里都是他温柔疼惜的画面,当初的痛早化为乌有了。

    “你去用膳吧,我没事,”楚楚开口,南宫北堂听着她如此温柔的话,触动了心底的柔弦,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我出去给你拿些饭菜进来。”

    说完掉头往外走去,经过门口时,龙清远和他错身而过走了进来,两个男人此时就像两个刺猬似的,为了一个女人,暂时收起了自已的刺,等到楚楚好了,再作打算吧。

    床榻上楚楚抬头见到龙清远走进来,示意他坐到床榻边,这个男人她欠他的太多太多了,心里常常为他感到心疼,他的所有一切她都看在眼里,是什么让两个人错身而过了,如果当初她选择去找他,是不是两个人现在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唇角浮起温柔的笑意。

    “麻烦你了,自从我们两个人认识后,我好像一直在麻烦你,我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其实从头到尾你都没有伤害过我,反而是一直逗我开心,真的真的谢谢你,”不知道是因为中毒使自已脆弱,还是因为自已的愧疚,此刻的她好像特别的多愁善感,好像欠着每一个人的情,如果她的毒真的没办法解了,她是不是亏欠了他们的,最多的便是他的。

    “如果我真的不行了,下辈子我?”楚楚的话还没说完,龙清远已经飞快的捂住她的嘴,她的话使得他的心疼得抽搐起来,那个后果永远不可能有的,他相信永远不可能有的,她和孩子一定会活得很健康,很开心的。

    “别说这种傻话,你会好好的,我和北堂就是走遍大江南北,也要把你的毒解掉,宝宝也不会有事的,难道你不相信我们吗?”龙清远俊挺的五官上布着害怕,他从没有像这一刻恐惶过,原来生与死只在一线之间,一个跳动的精灵可以眨眼间消逝在眼前,他只要她活着,即便最后她嫁给了别的人,他也开心,只要她幸福,忽然间想通了一件事,爱不是占有,只希望她快乐幸福。

    南宫北堂拿着饭菜站在门口,把她的话听到耳朵里,心如刀割,如果她死了,他还有办法活吗?端着托盘的手禁不住的轻颤,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一个人就这样死去,即便是在战场上面对成千上万的敌军,他都是坦然若之的,可是这一刻他好害怕好害怕自已什么都没有了,以前总想着世上有一个人在远方,是他所牵挂的,但是现在可能要失去了,以后他该想着念着谁呢?头一阵昏劂,强撑着换上一副镇定,端着托盘走进里间,朝床榻上的人笑。

    “来,拿了一些你爱吃的饭菜,清远,你把她扶坐起来吧,我来吃喂她吃一些吧。”

    龙清远不出声,伸出手把她抱坐好,靠在自已的身上,南宫北堂端了饭菜过来,轻手轻脚的喂起饭来,屋子里一下子很寂静,只听到咽饭菜的声音,楚楚强忍着心里的恶心感硬往下咽,她不想让这两个疼惜她的男人心痛着急,可是嘴里好苦,怎么也咽不下去,只能慢慢的咀嚼着,眼泪都溢上眼眶,可那一口饭还在嘴里,而且胸口又开始疼了起来,她强忍着,希望这痛快点过去,虽然疼在自已的身上,他们也不好受。

    两个男人还是细心的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南宫北堂端碗的手一抖,打翻了碗里的饭菜,正在厅里用饭的小月听到冲进来,只见楚楚的毒再次发作了,身子抽搐起来,脸上细密的冷汗不住的溢出来,疼得她用力的咬着下唇,手已经没有意识了,使劲的掐进龙清远的手臂上,龙清远慌了,瞳孔里映出她不断抽搐的身子,心在这一刻痛到极致,狂肆的吞灭着他,只想仰天大吼,老天啊,究竟是什么人做的这等孽事啊,她的唇已经咬得溢出血来,南宫北堂飞快的捏开她的嘴,把手臂塞进她的嘴里,此时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只觉得千万颗的小针扎在心口,身子不住的抽搐,周身的寒气一阵阵的袭上心头,嘴用力的咬着,南宫北堂的手臂上已经流下血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到地上,他像不知道似的,只心里的痛无人能解。

    “楚楚,你坚持一点,我们明天就到凤凰山了。”

    两个男人一声一声的轮流呼唤着她,提醒着她的意志,以免她昏劂过去,小月看到眼前的一切,满脸泪水,究竟是谁做的这一切啊,她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替楚楚泄恨,这个可恶的东西。

    楚楚在一波一波的痛楚过去后,终于昏劂了过去,房间里顿时响起几声惊慌失措的呼叫声,但一点回映也没有,南宫北堂伸出手拭探她的鼻息,见她的鼻息虽然弱,但慢慢均匀了,一颗心才落了地。

    “没事,毒发作过去了,”整个人疲劳无力,比带兵打仗还要累,把手臂从她的嘴边拿出来,一整排的牙齿陷进肉里,鲜血淋淋,有点碜人,小月赶紧出去打了水进来,递到王爷的手边,准备给他清洗整理一下,谁知他却接过水来,细心的给楚楚擦试起脸颊来,龙清远小心的把她放下来,他的手臂一阵疼痛,刚才没感觉到,现在回过神来,才感觉到痛,不过只要她需要,他们伤着点又怕什么。

    床榻上躺着以往那个活力四射的人,巴掌大的小脸蛋越发的清瘦而苍白,长长的睫毛无力的掩盖着她璀璨的眼睛,此时安静的睡着了,除了微弱的气息,起伏的身子能看出她还活着,再没有一点生命的迹像。

    “王爷,我帮你的伤口包扎一下吧,”小月挨近南宫北堂的身子,准备帮他处理伤口,那伤太触人眼目了,南宫北堂却不领小月的情,冷瞪了她一眼,怒吼:“滚开。”

    小月沉默无语的退到一边,她知道王爷心里很痛苦,身上的痛远没有心里的痛来得大,眼看着楚楚越来越不行了,可是他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究竟是谁要下毒害她啊,她平常又没得罪什么人啊,小月思索了一遍,也想不出究竟是谁要这么做。

    夜慢慢的过去,屋子里陷入沉寂,三个人守在床榻前,毫无睡意,只睁着眼看着她,就怕下一分钟,她就离他们远去,一想到这种可能,三个人的脸色都白了,喘气声重起来,心抽搐得比刚才楚楚的抽搐还要厉害。

    忽然外面的长廊里响起细微的脚步声,虽然极细微,但是他们两个是什么人,还有小月,三个人都算得上江湖上顶尖的武林高手了,那细微的声响还是没逃过他们的耳朵,看来有人一直跟着他们,是那个下毒的人吗?南宫北堂和龙清远的脸上浮起嗜血的杀子,阴森森的好像地狱的幽罗,他们一定会帮助楚楚报仇的。

    三个人屏息以待,紧盯着门口和窗户,那细微的脚声越来越近,来人的功夫不弱,一看就是训练良好的练家子,很快停在屋子外面的窗户下面,只见窗户上多了一根管子,很快冒起了迷香,南宫北堂伸出手晃了一下,示意其他两个人屏住气,迷香在屋子里散开来,大约一刻钟过后,窗户被打开来,三个人假装歪倒在床榻边的柱子上,只见那人进得屋子里,不由喃喃细语。

    “她奶奶的,倒是个国色天香的娘们,死了多可惜啊,这两男的也俊,杀了真是可惜了,”他的话音一落,一把短剑刺向床榻上毫无知觉的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