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产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楚楚知道如果自已真的不让他们两个跟着,他们必然难安心,便没说什么,只认真问:“你们把任务都安排好了。”

    “是,安排好了,王妃放心吧,”追风和追月见楚楚没有反对他们两个跟着,总算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们跟着,誓死保护好王妃,楚楚不言语,吃了几口饭,因为忧虑,所以也无心再吃,一行五个人从城墙飞出去,如果开城门必然惊动驻扎在外面狼牙国的兵卒。

    今夜无月无星,四周一片漆黑,一丝儿风都没有,好在几个人都练武出身,夜色中行走如常,敌军的营帐扎在二十里开外,一行人悄无声息的赶过去,只见敌营中,悄无声息,很多人都安然入睡了,巡逻的士卒不时打着哈欠走过,楚楚抬眼望过去,只见一眼望下去,几十个营帐,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找到王爷在哪一个营帐之中,看来那木拓雷不是单纯的武夫,还颇有些策略,楚楚招手示意大家都过来,小声的开口:“我们五个人从五个不同的角度,抓五个巡逻的士兵,追查王爷的下落,那些士兵肯定不知道王爷关在哪一个营帐里,但是那士兵知道哪几个营帐里没有,回头我们在这里集合,把没有的营帐排除出去,剩下几个营帐就好找了。”

    其他四个人一听到楚楚的话,立刻赞同的点头,尤其是追风和追月更是敬佩得不得了,上次他们领几个人过来,一个一个查找,很快便被人家发现了,还是王妃的这个办法好,同时点头:“行。”

    “查过了,把那几个人给杀了,千万不能让他们坏事。”楚楚叮咛,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已不仁,要是那些人醒过来,自已还没救走王爷,即不是坏事吗?四个人立刻点头:“是,”楚楚一挥手,五个人分头行动,楚楚伏在这里没动,其他人都四分五散了出去。

    楚楚正紧盯着,忽然有一个巡逻的家伙走过来撒尿,因为有些困了,不时的张嘴打哈欠,楚楚一个闪身,把他从高处拉了下来,纤细的素手捂住他的嘴,阴沉着脸冷声开口:“别说,动一下就杀了你。”

    黑暗中,那兵卒看不清楚楚的脸,只听到有人威胁他,早吓得慌了神,拼命的点头,楚楚略松开一些,冷漠的问:“一个月前抓来的王爷被关在哪个营帐里/。”

    被抓的人惶恐的摇头:“我不知道,这是木拓雷大人亲自过问的,一般人都不知道。”

    果然不出楚楚所料,素手用力的一抵那人的脖劲,吓得那人就差哭了起来,刚才还没来得及撒的尿终于撒了出来:“求求你,别杀我,我真的不知道,反正我们负责的这边十个营帐没有。”

    “哪十个?”楚楚一想到南宫北堂此刻遭受的罪,声音冷硬粗嘎起来,那士卒立刻比划了一下:“就是这边一排十个营帐,里面没有那个王爷。”

    “喔,”楚楚点了点头,手一伸飞快的点向对方的百会穴,又快又狠,那人只动了一下,便死了过去,楚楚刚收拾了这家伙,其他四个人陆续走了过来,把所得的信息统计了一下,外围的五十个营帐里没有,只剩下中间的七八个营帐,王爷就被关在这其中的一个营帐里,想来那木拓雷也太精了,竟然把北堂关在最中间的营帐里,不过他今天遇到是更精明的人了,所以找到王爷是肯定的,楚楚招手示意其他人小心点,现在一起从西北角进去,因为那人巡逻的人相对的少一点。

    “好,”

    五个影子在暗夜中如泥鳅般滑过,快得令人以为眼花了,飞快的从西北角方同进入敌营的正中,楚楚示意每人检查一个,眨眼的功夫去掉了四个,还剩下四个人,大家都有些紧张,不知道王爷究竟怎么样了?楚楚手心里攥得全是汗,忽然听到四个营帐中,其中一个营帐竟然还有人说话,在暗夜中是那么的清晰,楚楚示意大家慢一点,缓缓走到那说话的营帐外面,只听到一个声如洪钟的声音响起来。

    “南宫北堂,人人都说你是魔鬼王爷,本帅本来抱着极大的信心过来挑战你的,谁知你竟然如此不禁打,太让本帅失望了,”那声音一落,竟然是马鞭擦地的声音,随之是细细的哼声,大家一听便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情况,谁也没想到这木拓雷竟然半夜不睡觉过来折磨南宫北堂,尤其是楚楚更是气得银牙轻咬,心里杀气陡身,一伸手蓝玉萧拿在手里,示意追月掀起营帐一角,检查一下里面有多少人,追月得了指示,立刻点头,轻轻掀起一角,只见自家王爷被绑在木柱上,一个身高马大的穿着奇装异服的人满脸凶恶的瞪着他呢,显然此人便是木拓雷,狼牙的第一勇士,另还还有几个兵勇站在旁边,楚楚观察了一下,飞快的分布了任务,几个人同时出手,不让这几个人分出声音来。

    五个人同时点了一下头,只见身子快速的闪进去,眨眼的功夫制止住了营帐里的几个人,楚楚的蓝玉萧抵在木拓雷的脖子上,这家伙显然难以置信,睁大眼看着制住自已的竟是一个大着肚子的美娇娘,声音有些慌乱:“你们是谁?”

    “我们是谁,就是你说这没用家伙的女人,”楚楚顺口吐出来,完全没注意到自已说这句话是多么的顺嘴,其他四个人可都听得清清楚楚,同时会心的一笑,那木拓雷低喃一声:“北堂王妃?没听说这么厉害啊,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你竟然敢污辱我夫君,难道我不该替他讨回来吗?”

    灯光下南宫北堂周身伤痕,脸上苍白,唇色灰暗,楚楚看得心痛不已,如果他不是给自已放血了,会让这些人得逞吗?狗日的木拓雷,竟然敢如此虐待人,心内恨意顿生,杀机便起,蓝玉萧一个用力齐整整的抵进木拓雷的脖劲处,只看见他惊恐的睁大眼,血溅满身,高大的身子慢慢的往后倒去,楚楚一拔蓝玉萧,冲着其他四个人一摆手,四个人同时出手,杀了那几个士卒。

    “北堂,你怎么样?北堂?”楚楚眼里早溢上泪水了,南宫北堂一点反应也没有,楚楚立刻吩咐把他放下来:“好,把他放下来,我们回去吧。”

    “是,王妃,”追月和追风立刻点头,把王爷放下来,追月背上自家的王爷,一行人依旧顺着来时的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敌军大营,一起回宁城。

    宁城南宫府里,一片灯火大作,不时有说话声穿梭在其中,只听到其中管事声音沉稳的吩咐:“快,热水端进来,要给王爷沐浴呢,冷水。”

    等到四周一恢复了平静,南宫北堂已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放在床榻上,身上的鞭痕也上了药,可还不见他有醒过来的迹像,楚楚着急的望向一边诊治的啸天:“怎么还没醒过来呢?”

    啸天把他的大手放好,给他盖好被子,望向楚楚:“小姐,别心急,他没事,他只是太累了,所以睡着了,想必这一阵子那些人专门折磨他,使得他睡不了觉,此刻他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会儿,小姐还是去休息吧,等明儿早上,他就醒过来了。”

    立在床榻边的追月和追风也颇颇点头,赞成啸天的话,只是楚楚不是那种好打发的人,抬高头吩咐追月和追风:“我没事,你们两个回去,略休息一会儿,准备三天后引水淹军,今儿个夜里那木拓雷被杀,想必敌军会乱,一定闭门不出,我们正好利用这两天时间,把兵力全部移到四周去挖渠,争取两天后成功击退敌人。”

    “是,”追月和追风见王妃都吩咐下来了,哪里敢不从,立刻恭敬的点头,两个人抱拳退了下去,楚楚又掉头吩咐小月和啸天先去休息,自已陪陪北堂就行,那啸天小月虽然担心,可想着楚楚一定有话和王爷说,因此便退了下去,寝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

    楚楚坐在床榻边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初见他时,惊为天人,却被他的残暴骇住了,因为第一次太过于凶残,以至在自已的脑海里留下阴影,其实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慢慢的改变了,只是自已忽略了,一心的想逃离王府,离开了王府,就以为自已逃离了他,却不知道她穿越到这里就注定了和他纠缠不休,如果有前生后世的传说,也许她穿越到这里就是为了找到他,时至今天,她是彻底的明白过来,这个男人注定了离不开自已,即便他说得那么洒脱刚强,可是实际上他会把自已折磨至死。

    他这种人灵魂是孤独的,一旦认定了某一件事,便成了他的依靠,所以即便自已想改变,那种从骨子里生出来的东西还是变不了,想到他为自已所做的一切,楚楚的心好痛,眼泪便汪在眼里,伸出小手握着他的大手,还记得从前他的大手有力而厚实,现在却变得相当纤细了,虽然很好看,可是她还是喜欢那个有力道的手。

    “北堂,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也许现在的我比起当初的你更恶劣,你会原谅我吗?”

    楚楚轻声的喃语,一只手握着他,另一只手轻抚上他的脸颊,脸颊轮廓鲜明,下额瘦弱,越发的挺翘了,他的眉是那种黑黑的浓厚型的,眼睛大大的,很有神,鼻子傲挺,一看到他的鼻子便让人知道他的个性有多倔傲,他的唇是扁薄的,人家说薄唇的男人寡情薄义,可是她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爱,并没有人家所说的寡薄,所以世间很多事不是绝对的,当初绝决的以为会恨这个男人一辈子,到头来还是被他给软化了,知道了心疼,知道了原来也是喜欢着的,希望他快乐着的,哪怕那快乐是要她给予的,她也是心甘情愿的让他去依赖。

    楚楚想着念着,眼里含着眼泪,却也睡着了,她轻伏在他的身上,那样自然,好像这一切原本就是顺理成章的。

    小月在外面候了很久,没听到屋子里有声音,便走进屋子里,见楚楚握着王爷的手,脸上还有泪痕呢,她呆愣了一下,心里满心的欣喜,也许他们终究要在一起的,反反复复的兜转一圈,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也许是该着的姻缘雷打不散,不该的姻缘就是爱着也是有缘无份。

    玉儿想着轻手轻脚的找了一张薄毯披在楚楚的身上,又走了出去。

    寝室的窗户被小月打开来,阳光从外面泻进来,照进寝室两个人的身上,熟睡的男人轻皱了一下眉,身上有些重,可是却有一股暖暖的气息包围着他,大手被紧握着,他轻轻的小心的捏了一下,确实是一只柔软是无骨的嫩滑小手,是谁啊?心狂喜起来,大口的喘起气来,有些急促,那熟悉的女性花香味染在屋子里,可能吗?她来了,她明明远在千里之外呢,怎么会到宁城来了,而且她还大着肚子呢?眸子攸的睁开来,光彩夺目,幽寒仿如深潭,伏在自已身上的小女人不是她,是谁啊?欣喜瞬间击中了他,可是下一刻,眸中染上深深的忧虑,她还怀着孕呢?怎么能从鬼雾林来到这里呢?

    一直在寝室里收拾的小月一抬眼看到王爷醒过来了,高兴的叫了起来:“王爷,你醒了,”南宫北堂飞快的做了个动作,示意小月别大声说话,惊醒了楚楚,小月点了一下头,把空间让给他们两个,退了出去。

    南宫北堂活动了一下身子,周身疼痛难忍,但是此刻他一点也不感到疼了,有她在身边,感到心里满满的,好像在这世上他又有了亲人,那种骨肉相连的亲人,她的身上有他的血,一想到这些,他便感到自豪,甚到有些骄傲,原来爱一个人付出也觉得骄傲。

    南宫北堂握着楚楚的小手,细心的看着她的睡颜,本来想抱她上床的,可是看她睡得太熟了,而且自已浑身伤,根本没办法大动作,只能轻握着她的手,痴痴望着,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近距离的看过她,她长得既不像有些女人那般妖媚,也不像有些女人那样美的不染尘世,而是那种清丽中带着可爱,俏皮中带着灵动,自然散发出来的气息,使人移不开视线,眉毛细长而短,眼睛像熟透了的紫葡萄,透着光亮的青黑色,小鼻子挺翘迷人,小嘴性感得令人恨不得咬一口,为什么自已觉得她身上每一处都美呢,南宫北堂傻笑。

    楚楚动了一下身子,阳光暖洋洋的照射到身上,看来天亮了,可是为什么感觉有人盯着自个儿呢,而且有大手握着自个的小手,飞快的睁开眼,欣喜的望过去,只见眼前的男人歪斜着半边身子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个儿呢,不由得又是开心又是难过的笑起来。

    “北堂,你总算醒了,吓死我了,下次可不要这样了,”说着眼泪便下来了,南宫北堂一看,忙翻坐起身,想去哄劝她,却带动身上的伤痕,疼得轻哼了一声,楚楚立刻紧张的站起来帮他检查:“怎么样?哪里疼,我去叫啸天,”正想奔出去,却被南宫北堂的大手一带抱紧怀里,紧紧的抱着。

    “楚楚,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你知道吗?我真的想让你幸福的,不想让你有负担的,可是我做不到,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只要一想到以后生命里再也没有你,我就觉得整个人都失去了力量,好痛,好痛,好像自已在黑暗的地狱里,没有阳光,没有人来看我,只有我一个人。”

    楚楚听着他一个大男人说着这些肉麻话,不但不厌恶,反而从内心里被感动着,他那样一个高贵冷酷的人竟然说出这样感性的话来,真是让她又惊又喜,伏在他的怀里,轻声的开口。

    “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就回鬼雾林去,我们再也不出来了,管他皇帝怎么样呢,他明明不相信你,何必去理他呢,”楚楚一想到皇帝对南宫北堂的不信任就很气愤,也许皇上的计策是对的,可是她就是忍不住的生气,轻拍着他的后背。

    南宫北堂听了楚楚的话,欣喜的放开她的身子,很认真的开口:“你刚才说什么?”

    “不给皇帝守城了,由着他去,”楚楚假装不知道似的眨巴着眼睛,俏皮的吐吐舌头,样子可爱的诱人,南宫北堂心急的去抓她,牵动得伤口,疼得皱起眉来,楚楚忙挨过去,帮他揉着眉:“你别心急,我说,你和我一起回鬼雾林去,你愿意吗?也许官爵地位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愿意吗?”

    南宫北堂在第一时间飞快的用力的点头,整张脸庞栩栩如辉,眸子晶亮起来,大声的开口:“好,我们回鬼雾林,以后再也不理这些事了。”说完伸出手把楚楚抱进怀里,心里是满心的幸福,虽然在幸福之余有点担忧,因为他知道还有一个男人深深的爱着她,可是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只想和她在一起。

    寝室外面小月和啸天掀帘走进来,看王爷和王妃两个人抱在一起,故意咳了一下,楚楚立刻放开北堂的身子,娇羞的瞪了小月一眼,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啸天走过去一步。

    “王爷该上药了,还是让伤快点好吧,要不然小姐可心疼了,”

    楚楚一听平常老实的啸天也来奚落自已,不由得虎起脸来:“你们两个家伙,当心把你们凑到一起去。”

    楚楚的话音一落,啸天耸了一下肩,表情倒是相当的愉快,只有小月不赞同的苦着脸:“楚楚,这玩笑可不好笑,啸天可还是个小屁孩,你应该给我找个大点的男人配配,怎么把我配给一小孩子了。”

    小月的话音一落,啸天可就生气了,沉下脸,阴森森的瞪向小月:“我哪一点是小屁孩了,男人该有的我一样不少,怎么就成了小屁孩了,看来是该找个机会让你知道我不是小屁孩了。”

    啸天的话一完,那小月脸早红到耳根子了,转身便冲了出去,寝室里的两个人早被啸天的话逗得大笑,啸天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已的话是有些唐突了,挠着头走到南宫北堂身前:“上药了。”

    “好,”南宫北堂应了一声,楚楚站起身准备让过一边,偏他就是不放手,楚楚只得站到他的身边,心里满心满意的高兴,原来知道自已的心意是很开心的事,他们之间从前的阴影已没有了,有的只是北堂为她所做的一切,捏了捏他的手,看他因为上药而疼得挑高眉,一向冷冽的脸,只在望向她时才浮起柔和的笑意。

    “是不是很疼,”关切的问,她用力的握着他的手,为自已的无能为力而心痛着。

    南宫北堂看她自责,忙摇头,平波无奇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痕迹,好似真的一点也不疼似的,其实哪里真的不疼了,只不过强行忍住罢了。

    好在啸天的药很快上完了,又有小月煎了汤药送了过来,楚楚端了过来,细心的让他服下,小月和啸天便退了下去,寝室内两个人目光相交,定定的仿佛一个世纪的时间那么长,南宫北堂拉她坐到自已的床榻边。

    “楚楚,我为过去的事向你道歉。”

    “别,”楚楚笑着轻捂住他的嘴,摇了摇头:“以后再不说那些话了,我们彼此只记着那些好的事情,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好,”南宫北堂发自内心的愉悦,那张因为瘦了一圈,而更清晰的轮廓上,光泽诱人,唇角弯出弧度,柔情的望着她,只有这一刻才是真正属于他们的时光,屋子外面,管事清脆的开口。

    “王妃,要用早膳吗?”

    楚楚望着南宫北堂笑了一下,掉过头吩咐:“好,把早膳摆进来吧,王爷也醒了,准备一些清淡的食物送过来。”

    那管事的一听到王爷醒了,早激动的奔走相告了,很快整个府邸里的人都知道王爷没事了,一下子整座园里都沸腾开了,那追月和追风一大早过来看望王爷,便听到这好消息了,飞快的赶过来,见王爷果然坐在床榻上,旁边坐着王妃,两个人都是笑意盎然的,眼神不经意间充斥着爱意。

    南宫北堂因为刚醒来,自然不知道楚楚的妙计,因此一见到追月和追风便关心的问:“怎么样?宁城还能支撑得住吗?”

    追月和追风一听到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