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三十七章 :苍生为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黄淮死了。

    紧接其后,徐景明很愉快地从诏狱中出来,他第一眼便看到了周王朱橚,朱橚笑吟吟地看着他,宛如多年未见的老友。

    徐景明‘虎躯一震’,立即悟了。

    他忍不住要热泪盈眶,一时着了周王这老东西的道,就差那么点儿,多半便死在了诏狱,天可怜见,这个时候,谅山军必定大捷。

    也正因为如此,他立即摇身一变,成了顶顶重要的人物,徐景明笑嘻嘻地看向朱橚,行了个礼,道:“草民徐景明,见过殿下。”

    朱橚忙是摇头道:“定国公不必多礼,更不必妄自菲薄,此前天子听信谗言,竟是冲撞了定国公,实在是惭愧,如今奸贼已经伏诛,气象更新,可喜可贺。”

    徐景明禁不住道:“却不知奸贼是谁?黄淮么?”

    朱橚抿嘴露出淡笑,淡淡地道:“这个老匹夫,本来本王与郝政早有数面之缘,惺惺相惜,可是他屡进谗言,以至朝廷受了蒙蔽,竟是做了许多糊涂事,如今正本清源,本王和陛下误信人言,实在……哎……”

    他这举手投足,倒是逼真得很,可此时的徐景明怎么还看不明白真假,只是冷笑道:“那么殿下有何打算?”

    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朱橚叹口气,才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些道理,本王岂会不知,本王只希望郝家能够网开一面罢了。所以本王请了你来,望你立即出城去见郝风楼,且看他的意思。若是他肯保证宗室的安全,本王愿说服天子,开城乞降。”

    于是乎,徐景明上路了。

    当他抵达镇江的时候,这一路的败兵让他触目惊心,许多新军都是他练出来的,现如今。见他们这个样子,也让徐景明不禁有些痛心。这些心血竟是不堪一击,虽然他们的溃败,很是符合徐景明的利益,可终究还是让他心里抽搐了一下。

    在城外。谅山军正在安葬逝去的将士,所有人都是一身孝衣,神情凝重,徐景明寻了个卫戍的兵卒,说明来意,过不多时,他便被请进了城外的一处荒废大营。

    再见到郝风楼的时候,郝风楼披着一身的孝衣,神色疲倦。他只看了徐景明一眼,道:“你回来了?”

    徐景明带着几分恭敬道:“是,卑下幸不辱命。总算活着回来了。殿下,可好?”

    “你说呢?”郝风楼反问道。

    徐景明显得悻悻然,他看着郝风楼,只见郝风楼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可是眼角中却带着悲痛,只好道:“恭喜殿下。贺喜殿下殿下在镇江大败明军,使金陵丧胆。卑下来时,受了周王的嘱托,周王恳求殿下网开一面,只要殿下肯点点头,他们立即打开城门,愿意归降。”

    郝风楼眯了眯眼睛,才冷冷地道:“网开一面?若是网开一面,那么前几日,死去的那些弟兄,又当怎样给他们一个交代?”

    “……”徐景明愣了一下,忙道:“殿下,莫非还要打?若是再打,真不知还要再死多少人,况且朝廷不降,那么各地依旧还有不知多少残余的明军,殿下打下了金陵,还要北伐,还要西征,如此一来,岂不是死的人更多卑下并非想要顶撞殿下,只是觉得,打仗归打仗,打仗总得有人去死,有些话,说了可能不合时宜,可是殿下和卑下也曾称兄道弟,卑下这个人,从前呢,确实是精于算计,可是自从进了诏狱,受过了拷打,殿下,我悟了,这会儿真的悟了,所以权当是斗胆,索性就直说了吧。”

    说到这里,徐景明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殿下自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将士,他们死了,当然可惜,可是又能如何?人死不能复生,殿下唯一做的,就是为他们建祠、立庙,抚恤他们家眷,养活他们的孩子,而殿下还有许多事要做,如今这天下,千疮百孔,不能再打生打死了了,殿下如今是太子,可是将来却是天子,是该未雨绸缪,为往后做打算,百姓需要休养生息,而将士们也该解甲归田,殿下,今时不同往日,从前想的是马上得天下,而如今却是该马上治天下了,这治天下,岂可感情用事,岂可只因殿下一己之私,为了殿下觉得要对得起那些蒙难的将士,而再启战端?我徐景明……”徐景明越说越是激动起来,道:“在牢里的时候,回顾了自己这一生,仔细想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