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七十三】番外 结局,有情人终成眷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娘,我可是你亲生的?”看着柳雪岚笑得愉悦,夏之衡内伤得险些呕血,对着柳雪岚就是一通咆哮,“我都这样了,你居然还帮着外人,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你儿子?!”

    柳雪岚抱着双臂,学他斜眼睨人的样子,无比嫌弃的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我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生的,你看看有那个当人儿子的敢对自己老娘如此说话?”

    哼了一声,她抬着下巴高傲的转身往外走,一副多看一眼都头疼的样子,“一个大男人连个媳妇都娶不上,还有脸跟自家老娘嚷嚷,真不嫌丢人的!”

    “……?!”夏之衡脸色铁青,额头上青筋都气出来了。

    对于殷情的决定,偃墨予和白心染没发表意见,尊重她自己的选择。刚开始殷沫也想不通,可在偃初熙安抚下也默许了殷情的决定。其实大家都很清楚,就算殷情什么决定都不做,这件事也不会就此结束,这才多久,蜀中王的事差不多都闹得满城皆知了,再这么任由他不罢休的闹腾下去,殷情同样过不安稳。

    与其让他没完没了的折腾,不如成全殷情的想法,虽说表面上看起来是殷情吃亏,可细细一想其实是殷情占了上风。她不要名分不要地位,如果有一天夏之衡有负于她,她可以随时终止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随时离开。到时候就算夏之衡再闹腾,他都属于无理的一方。

    得知殷情的决定后,白心染还在心里把殷情赞扬了一遍。他们这种关系就跟在现代男女朋友交往一样,合则继续,不合则散,所有的主动权都在殷情手中,夏之衡若是对她好,兴许某一天她就点头嫁了,夏之衡若是对她不好,大不了分了就是。女人若想要保护好自己,理智一点也无可厚非。

    在去蜀中王府的头天晚上,血影到了殷情房中,她没什么情绪,只是将殷情的头靠在自己肩上,低声问道,“可是决定好了?”

    殷情红着眼眶点头,“娘,我决定好了。”

    血影摸了摸她的头,眼中闪着少见的温柔,“若是不喜欢可以随时回来,娘带你远走高飞。”

    殷情咬着唇点头,眼泪一颗一颗从眼眶中滚落。

    母女俩很平静的相处了一晚上。

    第二天天不亮,殷情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带着自己的包袱就直接去了蜀中王府。

    夏之衡早就醒了,可以说自打殷情清醒之后他就没睡过安稳觉,身边少了个人,且还是一个很难搞的女人,他这心几乎就没踏实过。

    “王爷,殷姑娘在大门外了。”突然,房门被人轻拍了两下,传来管家的声音。

    夏之衡猛的坐起了身,正准备起床穿衣,突然间他脸色一沉,又咚一声倒了回去,对着门外低吼道,“来了就来了,让她自己进来!”

    这该死的东西,都快把他气死了,他要是不气气她怎么能解气?!

    管家应了一声之后就离开了。

    一刻钟过去了,没人来敲门。

    两刻钟过去了,还是没人来敲门。

    夏之衡越等越火大,对着门外低吼了起来,“来人!”

    很快,有丫鬟在门外应声,“王爷有何吩咐?”

    “人呢?不是说人到了么?怎么还不见人?”

    丫鬟回道,“王爷您稍等,奴婢这就去问问。”

    丫鬟也离开了,不过很快丫鬟返了回来,在门外回道,“王爷,殷姑娘一直站在大门外不愿进来,管事的正在劝说她。”

    闻言,夏之衡翻身跃到地上,几下蹬上长靴,连外衫都没罩,黑着脸吃人般的冲出了房门。

    蜀中王府的大门口,中年管事一边抹着脑门上的细汗一边对殷情说道,“殷姑娘,王爷真的还未起,要不您先进府吧,这里人来人往的,让人看到多不好。”

    殷情肩上挎着包袱,穿着一身旎地长裙,高挑的身材,冷漠的气质,尽管穿着打扮很朴素,可她五官精致,长得美艳,身子婀娜,在这里站了两刻多时辰,但凡从蜀中王府门前经过的人就没有不回头看她一眼的。

    面对管事苦口婆心的劝说,殷情一动不动,稳如石墩,只是会偶尔回一句,“不用管我,等王爷睡够了我再进去。”

    管事都想哭了,谁都知道他们家王爷在乎这个女人,而且还不是一点点的在乎,估计王爷现在在房里等着快喷火了吧?可不管他怎么说,这殷姑娘就是不进府,很明显就是想等他们王爷亲自出来接。

    他要如何回去回话?王爷好面子,要是他去劝说王爷出来接人,估计王爷得把他打个半死。

    可一直在大门口站着也不像个事啊,这来来往往的人如此多,王爷的女人被人这么观看,王爷知道了也会发火的。

    就在管事头疼之际,夏之衡卷着一身黑气从大门内走了出来。

    “王爷……”管事见他出现,都恨不得长双翅膀飞走了。

    “下去!”夏之衡冷声喝道。

    闻言,管事的赶紧退到大门内,一溜烟跑得贼快。

    看着门口一动不动的女人,夏之衡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为了现实夏爷的威风,直接朝女人命令起来,“还杵着做何?难不成还要本王抱你进去?”

    殷情抬头,目光冷飕飕的落在他充满怒气的俊脸上,只睨了那么一瞬,随即收回目光,抬脚就往外走。

    见状,夏之衡更是气得上前一把抓住她手腕,“该死的,你还想去哪?”

    殷情头也没回,只是声音很冷,“既然王爷不待见我,我离开就是,以免王爷动怒。”

    “你?!”夏之衡呕血。

    抓着殷情的手腕猛的一拽,直接将人拽到他怀中,抱着她散发着冷气的身子,他狠狠的吸了几口气,这才压下心中的怒气,“是你自己说要留在我身边的,别以为激怒了我就可以离开!”

    这女人太可恶了!

    不就是想让他亲自来接嘛,说一声就得了,到头来居然变成了他的不是。

    靠在他胸膛上,看着他只着里衣的样子,殷情眼睫微微闪动,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我脚疼。”

    “……?!”夏之衡咬着后牙槽,突然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大门口走。

    这死女人,就是折磨他的!

    八抬大轿她不要,却要选择这样的方式跟他在一起,他不出来接她,她还不进家门,自己丢人不说,还非得把他拉着一起丢人,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

    府中的人但凡看着这一幕的就没有不觉得别扭的。

    但不得不说,殷情的做法让不少人心生敬畏。他们高高在上的王爷衣冠不整、连形象都不要了,也要亲自出来接人,而且还是亲自把人抱进府里,他怀中那个女人就算没名没分,那也是不容人小看的。

    抱着女人回了房,夏之衡刚把她放床上,还没来得及把她扑倒,就听到殷情冷冰冰的说道,“我饿了。”

    “……”夏之衡继续呕血。他还饿了呢!而且还饿了好久了!自从她出事之后他就一直饿着!

    想到她那段时间的馋样,不得已,他只好将人放了,然后出门吩咐人送吃的到房里来。

    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殷情安静的吃着,从头到尾都没抬一下头。尽管知道她胃口大,但这还是夏之衡第一次看到她在神志清醒时如此大胃口,还是免不了乍舌,满满一桌子,她一个人都吃了一大半。

    殷情的吃相谈不上赏心悦目,但她很安静,默默的用着食,不管夏之衡如何盯着她看她都不受影响。

    就在夏之衡快看傻了之时,他身前的碗里突然多了一筷子菜。

    他慢慢的低下头,然后看了一眼身侧的女人,抿了抿薄唇,突然伸手搂住殷情的腰将她往自己身上一带,薄唇瞬间紧贴上她还沾着油腥的红唇。

    “我不饿,我只想吃你。”语毕,他也不管殷情是否反对,开始在她嘴里攻城掠地。

    殷情没什么反应,但夏之衡却感觉到她身子绷的很紧,一边在唇齿间同她纠缠,一边观察她的表情,只见她缓缓的闭上眼,他眸色突然加深,将她抱起就往自己的床上走。

    就在他动手准备解开殷情的外衫时,手腕突然被抓住,殷情掀了掀眼皮,目光移向了别处,淡声说道,“我怕疼。”

    夏之衡所有的动作都僵住,双手忍不住捏成拳头,伏在她耳边沙哑的回道,“我不会再那样对你了,别拒绝我可好?殷情,你可知道我想这一天想了多久?”

    “我怕疼。”殷情再次重申了一遍,低低的嗓音带着一丝哽咽。

    夏之衡狠狠的吸了几口气,这将抱着她坐起来,将她身子紧紧的拥在胸前,“好,我暂时不碰你。”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殷情是本来话就少,夏之衡是郁闷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不是不知道她的心结,也怪那一晚他做得太过,他若知道她有了孩子,也根本就不会那样对她。他现在烦的是要怎么才能让她真正接受自己?

    她又不同意嫁给他,现在又不愿意让他碰,这小东西摆明了就是想报复他、折磨他。

    就在他暗自咬牙想着如何拿下殷情时,殷情突然推了推他,“我肚子难受。”

    夏之衡垂眸瞪她,“谁要你吃那么多的?!”吃的跟猪一样多,也不见多长二两肉,抱着一点肉感都没有。

    尽管嘴里说的话不怎么好听,可他还是把手放在殷情肚子上,左揉揉,右揉揉。

    殷情闭着眼,双手抓着他腰间的衣服,表情淡淡的,也看不出来她到底是真不舒服还是假不舒服,但夏之衡还是给她揉了两刻钟。

    两个人也算是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尽管和自己想象的差别有些大,但夏之衡也只能接受,否则还能怎样?他不是不想强迫她,只是心里没那个勇气,好不容易才把她弄到身边,这万一人跑了,他上哪哭去?

    蜀中王府的动静被许多人盯着,殷杜更是天天派人去打听,主要就是打听夏之衡有没有欺负殷情,他是打算好了的,只要某人一欺负他女儿,他肯定会立马将人带走,再也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

    柳雪岚这边也派了人密切关注,不过传回去的消息都说蜀中王府很太平,儿子和还没过门的儿媳相处的很和谐。

    一连半个月,蜀中王府传出的消息都是如此,这才让承王府和奉德王府的人稍微松了一口气。

    对于大家的关注,夏之衡不是不知道,但他是真的没有再欺负过房里那个小女人,怕她闷着,他每天尽可能的抽时间陪她,之前殷情还没清醒的时候都会随他出去,但现在他去哪殷情都不会过问,也不愿意同他外出。夏之衡也没强迫她,反正外面的事一处理好就会急着回府,最担心的还是怕她突然跑了。

    他们没有成亲,殷情也不是他府里的人,可以说她是个完全自由的人,对这一点,夏之衡是最揪心、就不能忍受的。可是他有怎么办法?除了把人看紧点外,真的别无他法。

    他不在府中的时候殷情会自己找事做,对她这样的性子来说无所谓心情好坏,她打发时间都是随性的,偶尔会去绣房学着绣一些小物件,要不就去练功房练练手脚,每天的日子过得也算充实。

    这天晚上,夏之衡回得有些晚,本以为殷情已经睡下,没想到他回房的时候殷情还未睡,桌上燃着灯火,她则是安静的在灯下绣着什么物件。

    温暖的火光映照着殷情白皙的脸颊上,让她平日略显冷漠的神色似乎都变得温暖了起来。

    “怎么不休息?”他走过去站在她身侧问道。

    殷情没看他,只是摇了摇头,“睡不着。”

    夏之衡眼中一亮,弯下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唇角上突然挂上了笑,“是不是担心我在外面找女人了?”

    殷情微微一怔,手中的针线活停了下来,感受着他喷在自己脸上的气息,她眼睫微微一颤,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嗯。”

    夏之衡嘴角抽了抽,是真的没想到她居然会在意这个。

    将她手中的针线活夺下放在桌上,他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目光灼热的看着她,“情儿,我们成亲可好?”

    他是心中激动才说这话的,真的很激动,他没想到她会因为他晚归睡不着,这是不是代表她心里很在乎他?

    许是离开灯火的缘故,殷情脸色有些冷,甚至说话都带着一丝凉意,“不想成亲。”

    夏之衡俊脸一沉,“为何?”

    殷情目光敛下,并不看他,“我早就不是清白之身,没资格过洞房花烛夜。”

    夏之衡脸色突变,黑得像是刚抹了锅底灰似的,尽管心虚,可还是忍不住恼了,“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你就是恨我所以才这样折磨我对不对?”

    她就是故意的!她嘴上不说,可心里恨着呢,不想成亲嫁给他,就是说他不该用那样的手段要了她!

    殷情在他胸口上低着头,没回应。

    夏之衡气得把她放在地上,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不嫁他,不碰她,她到底想要如何?

    他已经这样迁就她了,她到底要折磨他到何时?

    是,他承认当初他很卑鄙,可是这女人早晚都是他的人,他凭什么动不得?

    就因为他在成亲前要了她的身子,就因为他失控让她小产,如今她就这样默默的恨着他,明着是给他机会,其实她就是想报复他。

    她疼,难道他就不疼么?

    那失去的也是他的孩子,是他夏之衡的第一个孩子,他比任何人都疼!

    这一晚,他没有再回房。

    殷情在他离开后熄了灯火,默默的躺到床上。

    一夜宁静。

    一连三天,夏之衡都没回府,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甚至连早朝都不见他人影。他无故罢朝,夏之晨都忍不住动了怒。这混账东西,当真是任性惯了!

    还以为殷情到了他府中,他多少会改改脾气,可没想都还是老样子。

    派人去蜀中王府一打听,才知道夏之衡好几天都不见人影,气得夏之晨都想吐血了。

    这人还能再胡闹一些吗?!

    眼看着他要成亲了,最近要忙的事情较多,可连个帮忙分担政事的人都没有。

    这一个两个的……都不是东西!

    而此刻躲在别院的夏之衡也不好过,生了几日闷气没人开导他不说,就连自己的爹娘都没过问一句,更别说府中那个女人了。

    第四日,他总算回了府,可一进大门,管事的就告诉他殷情两日前就离开蜀中王府回承王府去了。

    闻言,夏之衡还未消退的怒火蹭蹭的直往脑门上窜,转身就杀气腾腾的往承王府冲去了。

    这该死的东西,居然又一声不吭的跑了!

    这一次找到她非把她腿打折不可!

    承王府

    殷情的确是两日前就回来了,殷杜带头问过她原因,她只是很平静的说夏之衡出府了,府里人哪里会想到是夏之衡自己赌气离开的,还以为夏之衡是外出办事去了。在他们看来,夏之衡脾气不好,如果两个人真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那人早就闹翻天了,而且是他自己死缠烂打的要殷情到他府中,若不是他允许的,殷情能自己离开蜀中王府吗?

    楚儿房里,奶娘在教殷沫纳鞋底,殷情就在小床边守着小侄儿。现在的她不仅会给孩子换尿布了,看到小家伙撇嘴,她还知道把小家伙抱到怀里摇一摇、拍一拍。大家都看得出来殷情喜欢孩子,只不过想到殷情之前小产过,所以也不好提让她生孩子的想法,就怕一不小心刺激到她,更何况现在的她跟着夏之衡名不正言不顺的,要是生了孩子,那孩子不知道是何身份,这也是大家颇为揪心的一个问题。

    夏之衡气冲冲的杀到承王府,只是在楚儿房门口的时候突然就停了下来。

    房间里只有奶娘和殷沫说话的声音,在小床边,殷情一动不动的坐着,低垂的目光落在小床上,看不到她的眸色,却能看到她温柔的脸庞,甚至是她嘴角淡淡的弧度。

    从来没有见过她这般样子的夏之衡突然紧抿了薄唇,多日来心中的怒火瞬间消失,看着女人少见的温柔,他眼中不由得溢出一丝痛色。

    他是真的搞不懂她的想法,既然那么喜欢孩子为何又不愿让他碰?

    只要她想要,他们生十个八个都没问题。

    可她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

    她到底还要折磨他到什么时候?

    “情儿。”发现门外有人,殷沫抬头看了一眼,忍不住朝殷情低声唤道。

    “嗯。”殷情淡淡的应了一声,同样看了一眼房门外,随即又低下了头。

    和殷情的无所谓比起来,殷沫既厌恶又带着一丝防备,主要是来人脸色不怎么好看,就像谁给了他罪受的,她压根就看不懂他到底要做何。

    夏之衡走进房内,也没同人打声招呼,而是直接走向殷情,握住她放在小床上的手将她拉起来,“回去吧。”

    殷情也没拒绝,默不知声的跟在他身后离开。

    看着两人和平相处的样子,殷沫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是走着回蜀中王府的,一路上谁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只不过夏之衡一直都紧紧的握着殷情的手。

    在热闹的集市上,夏之衡突然停了下来。

    “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不饿。”殷情淡淡的回道。

    夏之衡抿了抿唇,突然将她抱在怀中,“你别这样对我好不好?你要恨我就说出来……殷情,你再这样对我我真的会疯掉。”

    打不得、骂不得,说什么好话她都无动于衷,她到底想要怎样?

    “回去吧。”殷情没啥反应,只是淡淡的说道。

    狠狠吸了一口气,夏之衡咬牙放开她,重新执起她的手快速的从人群中过走。

    他离开了三天,殷情没问过他去哪里,这些夏之衡都忍着。

    自打这以后,他也没再做任何过激的事了,每日除了早朝、外出应酬外,其余的时间他都留在府中,寸步不离的守着府中的小女人。

    两个人尽管相处在一个屋檐下,尽管朝夕相处,尽管同塌而眠,但说的话并不多,殷情从不主动找他说话,不过也会在他说话的时候回应一两声。

    虽然这样的日子对夏之衡来说太过苦闷,可因为殷情的安分也让他多少有些安慰。

    他知道她心中有结,他现在也不逼她了,最坏的打算他都做好了,大不了这个小东西一辈子这样对他,只要她人在他身边就好,至于其他的,他是一点都不敢想,因为他知道就算想了也是白想。

    人家就是故意折磨他的,就是恨着他的,有什么法呢?

    最让夏大爷揪心的还不是殷情不冷不热的态度,而是每晚漫长的时光。

    一个正常的大男人每晚抱着又香又软的小女人,结果还不能下口,可想而知,这对夏大爷来说是件多痛苦的事。

    为了能让殷情松口让他碰,夏大爷可是连美男计都使出来了,可不管他脱得如何关溜溜,就算围着殷情走上三五圈,殷情也能无动于衷,那眼神除了冷漠,压根就没一点其他非分之想。

    为此,丢了面子的夏大爷忧伤了好几日,想他堂堂的一代美男子,文韬武略、俊美非凡,要权势有权势,要钱财有钱财,要相貌有相貌,要内涵有内涵,可是这些东西在某个小女人眼中比狗屁都还不如,这能不让夏大爷受伤?

    这样平静的日子也没过多久,夏大爷最终还是彻底的爆发了,原因就是夏之晨大婚,看着人家成亲,夏大爷受不了刺激,一下子没控制好自己的妒忌心——

    夏之晨大婚,普天同庆,大赦天下,各国纷纷派出使者来贺。

    为了隐瞒慕容素素的身份,在夏之晨的安排下,慕容素素拜夏之晨的恩师为义女,并弃掉了慕容的姓氏,改名为薛素素。

    除了不多的几个人知道慕容素素的身份外,其他人也只知道她是薛太傅的义女,对此,慕容素素也没意见,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旦曝光,影响不止一点点。

    金陵国的人不会就此放过她,而希希的身份也隐瞒不下去,如今的希希被夏之晨安排进了铁骑军中,小小的少年褪掉了幼时的稚气,早就是个成熟的小男子汗了。

    因为铁骑军的管理甚严,在慕容素素大婚的当日,希希才在离别五年后再次见到这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姐姐。

    夏之晨破例让他进入新房之中,慕容素素当时正在和夏之漓说话,见到希希,她一眼就认了出来,并跑过去一把将他抱住。

    “姐姐,你可算回来了。”小小的男子汉在军营里吃过不少苦,可从来都没流过一滴眼泪,此刻抱着慕容素素,希希宛如当年一般哭得像个孩子。

    慕容素素也是泣不成声,看着十来岁个子就同她一般高的小男孩,她心中又愧疚又欣慰。

    “希希,对不起……”千言万语,她只能说着抱歉的话。她把他救下,可却从来没给过他一天正常的生活。不是带着他四处躲藏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就是弃他于不顾。

    “姐姐……我想你了。”

    “嗯嗯……呜呜呜……我也好想你……”

    两姐弟一见面都哭得稀里哗啦,这让一旁的宫人都有些紧张不安。娘娘哭成这样,一会儿皇上来了还要不要洞房了?

    “行了,你们姐弟俩是怎么回事,一见面就哭,都多大的人了,不嫌丢人么?”还是夏之漓忍不住上前劝道,并对希希使眼色,“希希,你姐今日嫁人,你应该高兴才对,你看她都哭成这样了,你就不怕一会儿我皇兄嫌弃她丑?”

    希希赶紧给慕容素素擦眼泪鼻涕,自己又哭又笑,却开始哄慕容素素,“姐姐,你不能哭的,今日要高高兴兴的才对,是希希不好,希希应该明日才来看你的。”

    慕容素素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还暗自朝夏之漓瞪了一眼。

    夏之漓捂着嘴直笑,“瞪我做何啊?我说的可是实话,一会皇兄来了看你这样子,指不定还以为我们欺负了你呢。现在的皇兄,眼中只有你这个新媳妇,可没有我这个亲妹妹的。”

    慕容脸都红了,“漓儿,你就取笑我吧!”

    因为她夏之漓的干涉,气氛这才开始好转。姐弟俩说了片刻话后,希希就主动告辞,“姐姐,希希不能再次久待,等明日过后,希希再来看你,到时我们再好好说话。”

    他是偷着来的,这本就于理不合,哪里敢待久了,若是被外人发现,还不得说闲话?

    慕容素素也不好多留他,“嗯,你好好照顾自己,等得空了姐姐就去找你。”

    希希点头,对她拱手行了一礼才退出了新房。

    房间里就剩下夏之漓和慕容素素以及一群宫人。

    “素素,希希懂事不少,这还真的是我皇兄的功劳。”夏之漓忍不住叹道。

    “嗯。你皇兄的确对希希付出了很多。”慕容素素感激的点头附和。

    夏之漓突然正色的看着她。今日的慕容素素一袭红色大袖衣,外罩绣有金龙凤纹的霞帔,逶迤的长裙拖在地上,身姿端庄华丽又不是婀娜妙曼,在蜀夏国,皇后不像普通女子成亲要盖上红盖头,她是一国之母,成亲当日要受百官朝拜,自然要以真容示人。今日的慕容素素褪去那身淡雅清纯的气质,从头到脚都尽显尊贵之气,特别是头上所戴的凤冠,以她的眼光绝对不会看错,她大哥怕是费了不少苦心吧。

    回想当年她成亲的时候,因为太过激动,她压根就没仔细去看过自己的嫁衣,想想,好像有点亏了。

    见她神色严肃,慕容素素不解的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她,“漓儿,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哪里做得不对?”难道是之前她受百官朝拜的时候太紧张所以出了错?可是没人提醒她啊,她都一直被夏之晨牵着,也有按照规矩来的。

    夏之漓突然说道,“素素,你想报答我皇兄,就得早点给我皇兄生个儿子,要不然,你还真对不起我皇兄一片痴心和苦心。”

    慕容素素,“……?!”顿时,脸颊又红又烫。

    这叫哪门子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