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凶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姓常,名自在,出生在赣西深山里的一个农村里。不太熟悉的朋友都认为我是一名巫师,当然这还是一种好听点儿的叫法,难听点的说我是一名邪师。听到这些说法时,我都是无奈的摇头苦笑,谁叫我们这一行留给世人都是一样一种形象呢,是的,我是一名鲁班术士,民间多认为我们这行学的是害人的法术。

    世人有如此误会,我着实无奈。物分好坏,人分善恶,做我们这行虽不能保证没有利有法术害人的弟子,但是也不可能没有良善之人。其实真正了解我们这一行的人就会明白,害人的弟子往往只是个别,而大多数有真本事的人,都是利用它行善积德的,因为我行行都有自己的规矩,我们这行就有规矩言:害一人,需救六人方可弥补。可见害人的罪责之重。

    说起来,我行走江湖这些年来,也的确遇到过许多事,也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有善有恶,不过我可以毫不迟疑地说,我还真没害过一个人。而之所以我想把我这些年经历过的事情写出来,也是想为鲁班术士正个名,让世人能够公平客观的看待我们这一行。

    当然,说起我的经历,虽不能称得上是传奇,但也尚可称得上是离奇神秘,我这就将我的经历慢慢道来……

    我年纪并不算大,七十年代的人,如今也不过才近四十不惑之岁。自小在农村长大,从老一辈口中耳濡目染了许多鬼怪故事,不过那时如大家一样,心里并不相信那些鬼神真的存在,只不过那些鬼神故事听着有趣而已。真正让我明白这世上有那种未知事物是在十八岁的时候,也是那时我进入了鲁班这一行,而这事还得从我找工作时遇到的那个凶宅说起……

    我年轻的时候是个浑人,一读完高中我就牛屎虫搬家--滚蛋了。虽然在学校啥也没学到,但是语文老师教会了我一句行行出状元。所以我决定外出打工,闯出一个状元郎来。

    当时是九十年代,人人都往沿海城市跑,因为那里遍地都是钱,都是美女。而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也跟上了这种潮流。

    谁会愿意在家里天天种着那一亩三分地,兼做放牛郎?因为我们那是深山,机器用不上,翻田还是靠鲁班大神传下来的木犁,看到这个“犁”字就知道这种传统科技是需要牛的。没错,我小时也做了好多年放牛郎。

    我们村里年轻人都跟着这股潮流出去了,家里也只剩下一些老弱残兵。这群老弱残兵们想种地自力根生、丰衣足食,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他们太老太弱了,只能靠出去的年轻人寄一半军饷回来得以生活,所以我们村的年轻人在沿海打工都是富不起来。都编成顺口溜了--打工打工,越打越空。

    而我也就要加入到这股潮流中来了,因为我家暂时还不需要我的军饷。所以我思量着打它几年工,存个几万块钱,就能娶个漂亮媳妇儿了。

    那年,我去到了深圳。90年代的深圳估计是全国最牛逼的时候吧,孕育着生机,充满了活力。突然从农村来到这样的一个城市,内心都充满了激情,想与这座城市一起,混出个人模狗样来。

    可是在深圳呆了数天之后,情况完全相反,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别说赚大钱了,就是连工作都找不到。摸着口袋中不多的钞票,我也不敢再每天住旅馆了,于是跑到关外郊区租了一间房子。

    这房子很老很旧,而且偏僻,房子四周都全荔枝林子。当时还是农历七月,天黑的晚,所以下午租下房子我还有时间将房间整理打扫好,准备当晚就搬进去。

    说实话,这栋房子还真的有点儿阴,一靠近,就感觉怪怪的,就算是在白天也会感觉到一股子寒意,但是又说不出是怎么一种味道,只是一种直觉。

    这是一栋五层的楼房,而我所租的是最顶楼的一套。走到一楼的门前,门框上方的中央位置贴着一道用朱砂黄纸画成的符,看得我眉头直皱,心想难道这房子还闹鬼不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