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如山樱的小嘴轻启,笑着含住他的吻。

    鼻间除了大海的气味,还有他的,粗犷却也爽冽,让她浑身颤栗的同时,也带来比微醺更深了些的晕眩。

    唇舌如火,在吮吻纠缠中燃烧彼此,热烈地燃烧,那灼烫的温度以惊人的速度烘热血液,紧紧相拥的身体倒落了,贴熨在柔软沙地上,纠缠持续着,一种原始的深沉渴望已被唤醒……

    汪、汪!呼噜噜、呼噜噜——

    「噗——」

    「什么事架(这么)好笑?」余陈月满拎着一袋从自家菜圃采收下来的小黄瓜和龙须菜,走进厨房,就见女儿边在蛋糕上挤鲜奶油玫瑰,还边偷笑。

    「妈,没事啦。」余文音腼腆地说。

    「没事?脸都红得像猴子屁股了,阿母看,八成真的在思春。」

    「妈——」一定要讲得这么白吗?

    她只是想到前几天那个夜晚,在月光下的沙滩和他拥舞和亲吻,情势几乎是一发不可收| 拾的,情与欲交混,如开闸倾泄的洪流,男人和她在柔软沙地上「打滚」,一会儿他在上面,一下子换她翻到他胸前,两人的发和衣衫都沾染细沙,但谁也不在意,除了那条大狗。

    大白看他们「玩」得这么起劲,原本昏昏欲睡的狗脑又兴奋起来,硬是挤过来又舔又叫,开心地想参一脚。

    想起男人臭黑的脸和当下的景况,余文音实在克制不住要发笑。

    如果没有「第三者」干扰,他们会一直「玩」下去,就在大海边、月光下吗?

    她不晓得。

    但她几度自问,心中并无任何排斥感,甚至还有些遗憾啊——

    她不想将男女间的感情发展预设结果,因为,不是每段恋情都非要有一个结果。

    能在一起已是件幸运的事,顺其自然,珍惜当下,不觉负担,这样便已足够。

    余陈月满在一旁的水槽下开始洗菜,嘴也没停地念着:「别以为阿母不知道,你和人家打得正火热,阿母有问过瑶瑶和小郁,他们说那位先生原来就住在你表姊的咖啡店附近。唉——这么多男人对你有意爱(有意思),阿母其实是比较甲意(喜欢)陈医生,但你要是真企(去)爱到别人,阿母和你阿爸也不会不答应。有机会就带那个男的回来,阿母眼睛很利,一看就知道是不是好崽(正派男人)。」

    余文音心口温热,恬静一笑。「妈,我知道啦。」

    母女俩还想说些什么,厨房门口突然探出一颗头,是外场工读生。

    「音姊,有客人点手工蓝山咖啡。还有,榛果鲜奶蛋糕已经卖完了。」

    「我马上出去煮咖啡。冰箱里还有一个榛果鲜奶蛋糕,你先帮我端到外面。」

    读生动作俐落。今天是周六下午,『山樱』的下午茶一向很有人气。

    余文音在蛋糕上做好最后装饰,而后端起蛋糕,对着母亲笑道:「妈,我爱您。您是全世界最好的阿母喔!」

    余陈月满一愣,怔了三秒才骂出声来。「厚——三八女儿!」害她很利的眼睛快要流眼泪了啦!

    点蓝山咖啡的,是个很古怪的外国老人。

    不是没有外国人来『山樱』洗温泉、喝下午茶过,但是余文音从未见过哪位顾客会乘坐那种在好莱坞电影里才会出现的银白色加长型超豪华轿车,就只为了喝一杯咖啡。更古怪的是,他身边还有两名戴着墨镜、一眼就看得出是随行保镳的高大家伙,这会不会太夸张?!

    『山樱』前庭的小小露天咖啡区,陷入一种奇异的紧绷中,好几双眼睛偷偷打量着,但外国老人倒怡然自得得很,一会儿抬眼欣赏温泉小馆的外型,一会儿研究起那两棵山樱花树和修剪成波浪状的七里香,再一会儿则对原木秋千椅好奇地瞧了好几眼。

    「先生,您、您您的咖啡……」工读生将余文音煮好的咖啡端去,因为有点畏惧两名保镳先生的酷样,因此虽然是基本的英文会话,却说得有点「里里落落」。

    「谢谢。我可以要一块那个吗?」老人指着隔壁桌小女生面前的水果塔,说的是中文,带着些腔调,但已能让人「惊为天人」。

    工读生还没回答,静立在老人身后的一名灰发中年男子已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极不赞同地以英文说道:「克洛医生说过,您应该少吃甜食。」

    「少吃,不表示不能吃。」老人固执地说。

    「那种东西热量过高,只会对您的身体造成负担,克洛医生要是知道您——」

    「叫克洛下地狱去!」

    两人你来我往,工读生站在原地有听没有懂,不知道该怎么办。

    忽然,一只装着水果塔的小圆盘轻轻放在老人桌上,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被转移了。

    老人先是望着水果塔,然后发现放下圆盘的那只小手白皙秀气,顺着手往上瞧,看见一张白净清秀的脸庞,女人有一双明亮的眸子。

    「这个水果塔的热量比外面卖的少掉一半,底层是脱脂乳酪,水果全是新鲜水果切片,淋在上面的透明糖浆也是用代糖做出来的,是我们『山樱』有名的低热量甜点之一,我妈妈也很喜欢吃,您可以试试看。」余文音先是对灰发眼镜男点点头,跟着对老人微微一笑。

    她本是出来看看前院的状况,结果听到灰发眼镜男和老人间的对话,虽没全部听懂,但抓住几个关键字,再看看老人的脸色,大致晓得发生了什么事。

    「音姊————」工读生如释重负,把烫手山芋交出去后,立刻跑去收拾别桌的桌面。

    老人端详她的眼神有些古怪,看得余文音还以为自己脸上沾了什么。

    「你是『山樱』的老板娘?」

    「老板娘是我母亲,不过您要是有什么事,都可以直接找我。」她是大掌柜。

    「你坐下,陪我聊天。」

    这要求怪了点,但余文音确定外场和里头的状况,老爸、老妈和三名工读生都还应付得过去,也就很给面子地坐了下来。

    老人喝着咖啡,先啜一口,眉毛略挑,接连又啜了三、四口,才缓缓吐出口气。

    「咖啡是你煮的?」

    恬静地点点头。

    老人嫌叉子麻烦,直接用手拿起水果塔,张嘴咬下。「唔——」还有比这样大口吃甜点还美好的事吗?

    「这也是你做的?」

    文音被他满足的神情逗笑,轻声道:「我妈、我妹妹们都爱吃甜食,妈妈年纪大了,健康要顾好,妹妹们怕胖,常常想吃不敢吃,所以我才试着做些低脂、低热量的蛋糕和水果塔。您要是喜欢,也可以试试我们『山樱』的低脂大理石乳酪蛋糕,那是我们网路上票选最赞的甜点,之前也有媒体来采访过喔!」她这个大掌柜真是尽忠职守,三句不离本行,努力做行销。

    「你干脆来当我的私人蛋糕师傅吧?你可以开出条件,多少都不成问题。」

    老人身后的灰发眼镜男假咳了咳,咳声中充满不以为然。

    余文音嘴角上扬,以为老人在开玩笑,不过她仍是真挚地说:「抱歉,我可能没办法答应您的要求,不过很欢迎您时常来『山樱』坐坐,我会一直在这里,不会离开。」

    「女孩子家总是要嫁人,结婚后也不离开吗?」老人边吃边喝边问,看似问得很漫不经心。

    这问题是私密了些,但余文音也不觉被冒犯,仍恬静地笑着。

    「找到对的人、结婚,一切要看缘分的。有,当然高兴,没有的话也不必太强求。但不管如何,我会一直在这里。」像是觉得自己说得太多,她略微羞涩地耸耸肩,语气改为俏皮。「所以您别担心,只要您来这儿,就一定有好吃的东西吃。」

    老人眼神锐利,深深地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

    聊天差不多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吧?余文音想着,自动起身,正要说几句退场的话,不意却瞄见男人高大又熟悉的身影走进『山樱』的前庭围墙内,一步步朝露天咖啡区这儿走来。

    他、他他怎么来了?!

    余文音既惊又喜,眸子瞠得发亮。妈妈刚才才在念她该把他带回『山樱』,没想到他竟自动来报到了。

    他虽然寡言了点,又不太爱笑,但她喜欢的人,相信老爸和老妈也会喜欢才是。

    他越走越近,越近,她越能瞧清他脸上的表情。

    她惊喜地露齿而笑,他却一脸严峻,目光不在她身上。

    他走进露天咖啡区,来到她面前,却紧紧注视着老人。

    「父亲。」

    父亲?

    余文音原就圆亮的眼睛瞬间瞠得更大,在老人与傅尚恩之间来回看着。

    他喊他……父亲?!

    可是他们的外表差别好大,根本不像呀!

    他们不可能有血缘关系啊!模糊地思索着,她有些不能呼吸。

    「怎么来了?」

    老人收起与余文音交谈时的和颜,短短不到一分钟,彷佛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灰白略金的眉不怒而威,褐色眼珠镶嵌在凹入的眼窝中,突显出过挺的鼻梁。他不笑,语调平板,感觉有些冷酷。

    傅尚恩朝立在父亲身后的提姆点了点头,目光再次回到老人脸上,从容地说:「我来找文音。」

    「谁是文音?找文音干什么?」老人问。

    被点到名的余文音微愕,凌乱的小脑袋瓜正想着要不要自动举手,傅尚恩已忽地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将她拉至身侧。

    他沉静且清晰地说:「文音是我女朋友。」

    老人不可能不知道。傅尚恩心里清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