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一〇章 坦诚相见总有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大家吃完饭闲聊,女人家走的都差不多了,没走的去了苗儿的新房。.。

    “张博,你和苗院长的婚事要筹备一下,看看该怎么办。”黄忠易逐渐改了平时张大夫的称呼。

    “一切从简,对外概不收礼,只有我们这些人聚一下,喝杯喜酒就可以啦!”张博笑着说。眼角有了细微的鱼尾纹。

    “这样不是很妥。”孟哥捋着胡子说。

    “我看也是。”孟令军说。

    “刘阳说说看。”吴青在一旁插了一句。他知道刘阳考虑问题全面。

    “….,我。”刘阳正在低头沉思,闻言抬起头说:“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其一,如果简办,这对苗大夫不公平,一个女人家生平就只有一次,如果不隆重一点,实属遗憾。当然,嫂子也不会说什么。其二,街坊四邻,十里八乡的有些不错群众会来道喜,如果拒不收礼,人家肯定不好意思住下喝喜酒,这样就显人情冷淡,也比较尴尬,还有一点,这次大婚,如果放得开,倒是加强了群众感情基础,也就是乱点。”“说到点子上喽!”孟哥说:“我看放开比较好,这次也算乔迁和新婚同办,一场过去,省去一场的麻烦。”

    “我想移风易俗,免得大家搞得太疲劳,开个先例。”张博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们不是圣人,当然,这也不是犯错误。因为,如果冷了群众的心,反而不太好,只是留个底单,群众谁家有事。到谁家都忙或道贺即可。”黄忠易说。

    “这样的话。搞得太累。”张博说:“我感到自己疲劳了,总想省点劲儿朝后奔。”

    “活着,从生来那天起,就要一步步累过来。再累这一次吧!”黄忠易说。

    苗儿走了进来,说:“累就累吧,以后有我呢,我年轻。什么都可以承担,去簸箕村的事要做,矿山生意逐渐滑坡。剩下的慌坑我们来填,种上果树。这些我都能做。发扬精卫填海的精神,重新会有青山绿水,人人都能得到防治,不就是你想这样吗?”

    “对,有这个想法,改善生活环境和生活质量。咱不是联合国主席,只能对咱这一方做点贡献。”张博说。“那。这事就定下来。敞开大门,让群众来喝喜酒。同时做点宣传。”黄忠易终于笑了。

    “大家如果赞同。你们看着办。”张博说。

    “你就当你的新郎官,苗儿当好她的新娘子,给各位来宾敬酒就是了。”孟哥说。

    “临仙楼承办喜酒场,剩下的由满天云去做,今天晚上就应该通知他们。”刘阳说。

    “行,相信你,大兄弟。”苗儿顽皮一笑,本想跳着往外跑,一想到有孩子,赶紧慢了脚步。

    “你干什么去?”张博问苗儿。

    “仔露他们回来了,我去迎接。”苗儿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张博不解的问。

    “心理感应。”苗儿笑着走了出去。

    “她说的给真的一样,我们去看看。”张博起身外走。其实,思念儿子孙子儿媳妇之心早就存在,经苗儿这么一撩拨思念的琴弦,其心心情更加强烈。

    “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刘阳也往外走,令军吴青随了出去。

    孟哥和黄忠易相对一笑说:“咋办,咱们也去看吧!”

    “走,去看看来了没有。”黄忠易说。两人同时离座跟在他们后边。

    其实,在院子里就能看到大路上,院墙一米高的围基,两米高的花棂,花棂全是圆柱石雕,大门是自动开拉,门楣上,尽是石雕龙凤,莲花灯从墙到门,一字排开。从院子里看去,透过墙棂看去,一行人站在大路上,在评论这所庄园。

    苗儿第一个走出大门,她有些吃惊:肖雨也来了。肖雨一双红绒长筒鞋子,天蓝色长筒呢裤,鹅黄色圆领呢外套,玉颈欣长,发丝飘逸,微风一吹,仿佛在光晕中移动。她婷婷玉立,宛如一颗春柳婀娜多姿。她背着一个摄像机,脚下放着一个黑色大挎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