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9章 你不要告诉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不是枫儿吗?”原之槐看了看这个平时趾高气昂的不讨人喜欢的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把她扶起来了。

    “你没摔伤吧?”原之槐使劲地想把枫儿从地上拉起来,但才拉到一半,就因为枫儿的挣扎而拉不动了。

    枫儿在原之槐手里使劲挣扎着,蛮横地说:“用你管,把你的手拿开!”

    原之槐照做了,然后枫儿就又一次摔在地上。这一次貌似摔得不轻,枫儿挣扎着坐起来,一边揉着身上被摔痛的地方,一边愤怒地瞪着原之槐。

    “怨不得我啊,是你自己叫我松手的。”原之槐一脸无辜的表情把枫儿气得够呛。

    原之槐又一次扶起枫儿,这次枫儿大概是没有力气了吧,没有挣扎,任凭原之槐用因笨拙而显得粗暴的方式将自己从地上拽起来。

    “没弄疼你吧?以后走路要小心一点,学校的地面很硬的。”原之槐擦了把汗,看着枫儿笑着说。

    枫儿却显得有些惊慌了,本来的满面怒容顿时变成了一片绯红,眼神也变得飘忽不定。

    看到枫儿脸上的怒气消散了,原之槐终于松了一口气,笑着说:“你不生气的样子挺好看的嘛,干嘛整天板着个脸呢?”

    原之槐早就想把枫儿的脾气改过来,这样以后身边就清静多了。以前枫儿和川良整天吵个不停,江子路听到津津有味,原之槐可快烦死了。今天终于有个机会让他试一下,原之槐便赶紧开导枫儿。想到以后就能拥有清静的生活,原之槐的心里乐开了花。

    但事实貌似和他的想象有些差距。枫儿听了原之槐的话,立刻怒容满面,生气地瞪着原之槐说:“你什么意思?我的事用你管,我就是爱生气你能怎么样啊?”

    说完枫儿便怒气冲冲地向教室走去了,留下原之槐在原地发呆。

    “我还没说什么呐,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原之槐挠挠后脑勺,一脸疑惑的样子,“难道我又说错了什么?”

    想了半天想不通,原之槐便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看了看教室,嗯,开门了,原之槐便向教室走去。考试可已经快开始了啊。

    清晨的街道还不拥挤,宽敞的街道上,一个身影飞快地跑过,后面还飞着一个更小的身影。正是江子路和哗哗。

    江子路一边嚼着嘴里的面包一边飞快地向学校跑,哗哗在后面飞着追她都有点吃力。

    “江子路你慢点跑,一边吃东西一边跑很容易噎着的。”哗哗在江子路身后急切地喊。

    “不行,谁叫你不按时喊我起床害我睡过头,再不跑就迟到了!”江子路头也没回,拼命地想学校跑去。

    紧赶慢赶,江子路终于在考试开始前到达学校了。本来江子路还以为自己一定会迟到呢,这下江子路终于松了一口气。

    现在离考试开始也没多久了吧?江子路急忙找考场。但考场还没找着,江子路就发现了大批在校园里坐着或闲逛着的单个、多个、两个或一对对的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考试快开始了,大家不是应该在考场里了吗?难道出什么事了?江子路心里一沉,脸上出现了一丝凝重。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来解决困难吧!江子路回忆了一下漫画书上的内容,心里很是激动。漫画书上的英雄一开始都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出现的,江子路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嗯,穿得很正常,没有患精神病的嫌疑,可以当做是便衣;英雄都很厉害,江子路想了想自己的实力……没关系,应该不是什么大事的,自己应该能处理;英雄一般还会有一个没用的小弟,江子路看了看哗哗,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

    哗哗浑身一哆嗦,急忙离江子路远了点,警惕地问:“江子路,你想干什么啊?”

    “没什么。”江子路依旧保持着坏坏的笑容,“哗哗,我们一起拯救校园,怎么样?我让你当我小弟,到时候功劳分你一半,好不好?”

    “你在说什么和什么啊?拯救校园?小弟?人家可是女孩啊!”哗哗浅蓝色的小脸瞬间变成了紫色,撅着嘴不高兴到。

    “小弟又怎么了!你看那些书上不都是用的‘小弟’嘛,难道你能找出个‘小妹’来?”江子路对哗哗的不配合表示极大的不满。

    “你又不是生活在书里!”哗哗有种想一头撞死的冲动。

    “什么不是生活在书里!你没听别人说吗,‘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既然现在人类还在进步,那人类就是在阶梯上也就是在书里。明白?”江子路是铁了心要让哗哗接受“小弟”这个荣誉称号,连这样的歪理也摆出来了。

    “这什么歪理啊?”哗哗的鼻子都快气歪了。

    “你管他什么歪理呐!赶紧跟我走就是了,我们时间不多了。”江子路赶紧整理了一下身上因为快速奔跑而显得凌乱的衣服,用手理顺了头发,做出个救世主般的表情,一边抓过在一旁猛撇嘴的哗哗就往学校里走。

    江子路站在校园里东张西望了一会,然后做疑惑状,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走到旁边,拍了拍一位同学的肩膀。

    “这位同学,请问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江子路说话的时候始终面带微笑,这让哗哗感到心里非常别扭。

    “没有啊?这里能发生什么事情啊。”那人只看了一眼江子路,便又把头埋进了书里。

    “哎!没事!怎么会没事呢?”江子路不死心地问到:“那你们怎么都不在考场里,反而全在外面呢?”

    那人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低头沉思了一下,终于张开了嘴……

    江子路的小手紧紧地捏着,手心都出了一层汗,心脏也好像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看了现实跟书里差不多嘛,不追问到底人们是不会说的。哈哈,终于可以当英雄了。”江子路激动地想,“等我救了这个学校,这里的人一定会乖乖听我话的。到时候,看那个原之槐帮不帮我做作业!”江子路越想越激动,以至于最后差点笑出声来。还好在紧要关头江子路忍住了,不然这“英雄”还没出风头就要出丑了。

    “离考试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呐,干嘛急着进去,在外面凉快凉快多好。”那人嘴里轻轻吐出一句话,却让江子路如遭雷击。

    “什么?离考试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江子路正想质问这是怎么回事,突然脸色一变,一种不祥的预感出现在心头。

    “同学,现在离考试开始还有多长时间?”江子路尴尬地问道。

    那人看了看表,说:“还有不到一个小时。”

    江子路脸色瞬间变得很阴沉。她把哗哗举到面前,邪恶地笑了笑,说:“哗哗,给我个解释吧。”

    哗哗小脸一下子又紫了,大眼睛滴溜溜地乱转,眼皮还眨啊眨的,支吾了好半天,才不好意思地说:“嘿嘿,可能是我看错时间了吧,哈哈。”

    “你居然能看错一个小时!你知不知道你严重影响了我的睡眠?万一我长了黑眼圈你负责啊?”江子路恶狠狠地对哗哗说,心里却悄悄松了口气:幸好这人还没往外丢,否则让人知道刚才的事,我还不得让人给笑话死!那可就真没脸见人了。想到这里,江子路的脸“唰”地红了。

    “哎,江子路你脸怎么红了?”哗哗看到江子路脸红了,奇怪地问。还没等江子路说话,哗哗就抢先说道:“哦哦哦,你一定是觉得刚才的想法很丢人,现在自己想起了也觉得害臊对不对?”

    “小东西你瞎说什么!”江子路的心事被说中了,虽然还是嘴硬,但也不由得一阵失神。

    哗哗趁这个机会从江子路手里飞了出来,坏坏地笑着说:“嘿嘿,我要把这件事告诉谁呢?原之槐这孩子老实,应该会认真听下去的。”

    “小东西你敢!”江子路一手掐着小纤腰,一手指着哗哗说:“你敢告诉他我绕不了你!”

    “哼,我就说我就说,我现在就去找他!”哗哗说完就飞跑了。

    江子路一跺脚,气呼呼地追了过去。

    哗哗好像在故意逗江子路,每次江子路眼看就要抓住她时,她总是突然一加速就跑出老远,留下江子路气得只跺脚。

    终于江子路又一次接近哗哗了,而这次哗哗没有突然加速,而是渐渐慢了下来。江子路趁机一把抓住哗哗,正要得意地宣布胜利,却看到哗哗对她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用手指了指前面。

    江子路顺着哗哗指的方向看去,前面的路左边是一间教室,而她和哗哗就在教室后面。

    教室的右前角,坐着一个身着粉色连衣裙的金发少女,她依着墙,面对着甬路,满面忧郁,时不时地偷偷转过头向教室前看几眼,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朵花,并且她还在一片一片地往下扯着花瓣。

    “枫儿,她怎么会在这?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呢?”江子路起了疑心,便走过去问道:“枫儿,你在这干什么?”

    枫儿好像这才发现江子路,立刻又变回了平时蛮横的样子。

    “用你管,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行啊?”说完枫儿头也不回地走了,那朵花也被她扔在地上,残存的几片花瓣在微风中呻吟。

    “这个枫儿真是的,讨厌!”江子路生气地想。

    然后江子路便带着哗哗转过了墙角,正好看到坐在台阶上的原之槐。

    江子路扭头看向了哗哗,同时哗哗也看向了江子路。两人眼中同时爆出一道精光。

    “辰……”哗哗才喊出一个字,就被江子路一手抓头一手捂嘴给抓住了。

    “看你再多嘴!”江子路看着手中拼命挣扎也跑不了的哗哗,得意地说。

    “江子路,你在干什么?”原之槐奇怪地看着江子路,“怎么会突然从哪里冒出来?吓了我一跳呢。”

    “啊……对不起啊,我们不是故意的,都怪哗哗她不听话,看我回去教训她!”江子路红着脸说,说完还给了哗哗一个充满威胁的眼神。

    哗哗挣扎的更用力了,小脸都憋得通紫。江子路都差点让她跑了,最后把哗哗使劲摁在肚子上才摁住她。

    原之槐看着江子路那副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弄了江子路一个大红脸。

    原之槐忍住笑,说:“江子路,哗哗要说什么啊,你就让她说吧。看她这副想说样子,应该不是什么秘密的事吧。”

    江子路额头上立刻垂下了几条黑线,心想:你怎么不看看我这不想让她说的样子呢?

    江子路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忙说道:“不行不行,不能说的。”

    “很重要的秘密?”原之槐试探性地问道。

    江子路坚定地点点头,一副“打死我也不说”的样子。一瞬间,江子路突然觉得自己很有当忠臣的资质,如果日后能当上官的话,摇得是个万古流芳的大忠臣。

    “哦,这样啊。”原之槐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背过身去,叹了口气,貌似自言自语地说:“学校附近新开了家糖果店,那里推出了好几种新口味的棉花糖。那叫一个好吃啊,甜味绕牙三天,回味无穷啊。”

    江子路一下子来了精神,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原之槐,好像已经看见了那些新口味的棉花糖。江子路刚想开口问原之槐那家店在哪,却听到原之槐又说:“唉,可惜这些棉花糖还没有正式批量生产,只能凭券买,否则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大吃一顿了。”原之槐的话里带着无尽的惋惜,江子路也感到一阵失望。

    这时原之槐又说“不过幸好我这里还有两张券,还可以吃两次,哈哈。”

    “小槐。”终于按耐不住了,红着小脸说:“你能不能把券分给我一张啊?”

    “啊?你怎么知道这券的事的?我可没多余的了。”原之槐故作惊愕的问。

    “没多余的?”江子路心想:你刚刚才说你还有两张呢。但江子路又不好意思直说,便暗示到:“好了,我知道你身上不止一张。糖吃多了是会长蛀牙的,拔牙可是很疼的。为了你的健康,你就让我为你分担一下吧!”

    “难得你还记得糖吃多了会长蛀牙,拔牙会很疼。”原之槐心中汗到,他可忘不了买棉花糖的大叔看见江子路时那种亲人般的眼神。原之槐眼珠转了转,说:“那……你先猜猜我有多少张。”

    “我要猜对了你得分给我一张!”江子路心里偷偷乐道:哼哼,我早知道你有两张了,其中一张是我的喽!

    “你要猜中了我把这两张都给你!”原之槐一脸蔑视。

    “老大……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江子路满脑门黑线,但还是很配合地说:“五个吧?”

    原之槐垂头丧气地把两张券递给江子路,说:“我还欠你三张,以后在请你吧。”

    “嘻嘻,谢啦!”江子路伸手去接这两张券。哗哗却趁机挣脱了江子路的怀抱。

    “原之槐原之槐,我告诉你哦,江子路刚才做了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哗哗一边飞一边扯着嗓子喊。

    “啊,对了,我忘了正事了!”原之槐急忙把拿着券的手缩回来,奸诈地笑着说:“江子路,你得等哗哗说完才能拿到它们哦。”原之槐转过头对哗哗说:“哗哗,等会再说。你平时一定饱受江子路迫害吧?今天我们一起逗逗她。”

    哗哗听了,马上脑袋点的就像捣蒜锤一样。

    江子路全看在眼里了,心里那叫一个悲愤啊,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这没良心的小东西,我什么时候迫害过她,我平时都把她像小公主一样供着,是她迫害我好不好!

    “怎么样,江子路,答不答应让哗哗把事情说给我听呢?”原之槐拿着两张券在面前晃了晃,哗哗则在一旁小人得志的笑着。

    “怎么办,一边是美味的棉花糖,一边是自己可爱的形象,怎么选?”江子路十分纠结,不断回忆着自己学过的东西,看有没有能帮她做出选择的。

    然后江子路就想起了自己在某一个偶尔没用来睡觉的文化课上老师讲的一篇古代文章的开头:“(嗯……字少的),我所欲也;(字多的),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字少的)而取(字多的)者也。”

    形象和棉花糖,好像是形象字少点吧?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江子路还是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唉,这是老祖宗要我丢脸的啊,不管我事啊!江子路自我安慰道。

    江子路正打算答应让哗哗说,原之槐却抢先说道:“好了,开玩笑的,我怎么会让你说丢人的事呢?这两张券也拿着吧,都说好要送你的。别忘喽,我还欠你三张!”

    哗哗在旁边猛撇嘴,不停地对原之槐丢着鄙视的眼神。“唉,当今这世道,真是重什么轻什么啊,世风日下啊!”

    江子路捏着那两张券,激动的直想哭:江子路啊……你当初怎么就不报个大点的数呢?

    但原之槐可看不出江子路的想法,还以为江子路真的是被自己的行为感动了呢,心里顿时兴奋了起来。也不知道原之槐知道了江子路的想法会不会气得当场吐血。

    “好了,江子路。我今天还有事找你呢。”原之槐面色一正,“我们是在一个考场,我看了看我们的座位,我的影子应该能够到你,到时候你配合一下就行了。”

    “啊?做什么?”江子路莫名其妙地问道。

    “前几天我不是说在考试时要帮你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原之槐笑吟吟地看着江子路,说:“真是个小糊涂虫!”

    “哼,我才不糊涂呢!”江子路不服气到,眼珠转了几圈,又说:“嗯……怎么配合啊?”

    “放下试卷和算草纸后,你先把算草纸铺在试卷上,到时候我会吧答案写在试卷上,完了你再抄过去就行了。”原之槐好像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忙说:“哎,江子路,到时候我控制你身体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反抗啊!”

    “控制身体?”江子路小脸一红,想拒绝,但考虑到这次考试的重要,江子路只好妥协了,说:“好吧,我答应你。但得先说好啊,你可不能在控制我身体的时候趁机做坏事啊!”

    “坏事?”原之槐一脸茫然,“什么坏事?”

    “就是……”江子路羞得满脸通红,一跺脚,说:“哎呀,你懂的!”

    “哦。”原之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江子路,你想哪去了?你不就是怕……”

    “你这个笨蛋还敢说!”江子路飞快地伸出手对着原之槐的耳朵掐去。

    “啊,救命啊!”还没等江子路掐到,原之槐就喊得撕心裂肺地跑了。

    “有能耐你别跑!”江子路急忙带着哗哗追了过去。

    拐角处,枫儿偷偷探出头来,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脸色像冰一样寒冷。

    “哼!”

    “什么!哗哗不能进去?”江子路疑惑的目光迎上老师坚定的目光,最终败下阵来,只好吧暂时哗哗收了回去。

    江子路想起刚才原之槐说的计划,心想:怪不得他要告诉我这个呢,当时居然忘了问了,真糊涂。

    离考试开始已经没多久了,校园里游荡的学生们此时都想归巢的小鸟,急匆匆地想考场里走。

    江子路坐在座位上,眼睛狠狠地瞪着前方的一个粉红色的身影,因为江子路发现她一进来便狠狠地瞪着自己。

    这个人是枫儿。

    枫儿正从门口往自己的座位上走,一边走一边狠狠地瞪着江子路,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江子路想必已经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江子路也毫不示弱地回瞪着枫儿,虽然心里有点害怕。

    枫儿家里很有钱,她爸早就买通了班里的所有任课老师以及一些学校领导;枫儿成绩也比自己好,具体点说跟原之槐差不多,都是十名左右,而班里的任课老师……凯瑟琳老师还好,但其他的,尤其是那个可恶的班主任米特,一个个眼睛整天盯着成绩好的学生。所以,如果今天事情闹大的话,成悲剧的肯定是江子路。想到这里,江子路心中一阵无奈,虽然最终结果也不过就是被老师处分,被家长责骂。

    如果是川良的话,面对老师的处分,他会微微一笑,直接无视(虽然那些跑圈等类似的处分无视不了);如果是原之槐,面对家长的责骂,他会很优雅地微笑一下,然后恭恭敬敬地鞠个躬,淡定地说:“父亲(母亲)大人,请您先冷静一下吧,如果您不能冷静下来,那我拒绝同您进行任何交流。”然后冷漠地微笑着转身走出屋子,出门时还不忘礼貌地轻轻关上门,表现的好像是在做客而不是在自己家一样,留下他暴跳如雷的家长在屋里对他的背影破口大骂。

    但江子路不是川良,做不到他那么潇洒;江子路也不是原之槐,做不到他那么冷酷。江子路还只是个青春期的小女生,是个很在乎家人的孩子,是个很在乎老师的学生。

    所以江子路不想老师和家人对她生气,虽然江子路知道这对她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心里还是会很难过,所以江子路平时都是尽量表现的优秀些,在优秀些。虽然在成绩方面江子路估计是很难博得家人、老师的欢心了,但平时不惹事生非还是办得到的。所以平时因为某些事情而有点小纠纷时,江子路都是尽量忽视的。

    但这次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