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8.第98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没什么大出息。

    程恪有些意外, 不是意外老爸会说这样的话, 老爸说这样的话一点儿也不会让他意外, 毕竟从小到大他听过太多, 他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因为老爸给了江予夺一个这样的评价而生气。

    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笑了笑。

    他的这个反应大概让老爸也挺意外的,看着他好半天。

    “挺解渴的。”他把西瓜汁递回给老爸。

    老爸接过了杯子,喝了两口之后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个评价你也是认同的。”

    “认同什么?他没什么大出息么?”程恪说, “就像你对我的评价一样。”

    老爸没说话。

    “我现在不在乎这些评价了, 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他,”程恪说, “以前我挺在意的,从不满到麻木,我以前麻木了就是我不在乎了,其实不是, 到现在我能笑得出来了,才是真的无所谓。”

    老爸拧着眉看了他一眼。

    “是不是废物, 有没有出息, 能有多大出息, ”程恪也看着他,“你说了不算,你的标准, 你的判断, 都没有意义。”

    “是么。”老爸冷笑。

    “特别是江予夺, ”程恪说, “对于他来说,你就是个八杆子打不着的陌生人,你的评价如何,你对他是否满意,跟他都没什么关系。”

    “你现在话很多啊。”老爸说。

    “你到这儿来,应该不是想跟我一块儿发呆的吧。”程恪笑笑。

    “他现在还疯着吗?”老爸往店门那边看了一眼。

    江予夺站在门边的墙角,叼着根烟,一直看着这边,阳光很耀眼,他眯缝着眼睛,虽然程恪知道他并没有这样的情绪,但看上去还是一脸不耐烦。

    “在治疗,目前很稳定。”程恪说。

    “行吧,我也不想多说,你自己的事儿,你觉得没问题就行。”老爸说。

    “嗯。”程恪应着。

    老爸又低头喝了两口西瓜汁:“这车也没个空调?”

    “有。”程恪开了空调。

    “这车还有空调?”老爸说。

    “……有,”程恪有些无语,“这不是老年代步车,这是辆新能源车。”

    老爸转过头。

    “我没想买,就是给你介绍一下,”程恪说,“这是个车,介绍起来很简单。”

    “什么意思。”老爸说。

    “如果是个人,”程恪说,“我就不会多说什么了,你对这车的判断,就像对人。”

    “你是想说我很武断?”老爸看着他。

    “没,”程恪笑了笑,“我是想说你太自信了。”

    老爸没说话,沉默着转过头看着那边叼着烟的江予夺。

    江予夺一直往这边看着,因为看不到车里的情况,他大概没想到老爸一直也在看他。

    程恪感觉差不多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跟老爸几年来说话最多的大概就是现在这会儿了。

    在他想结束聊天的时候,老爸转回头问了一句:“你不问问小怿情况吗?”

    “他有什么需要我知道的情况吗?”程恪说。

    老爸沉默了一会儿:“他接手新公司那边的事儿了。”

    “哦。”程恪点了点头。

    老爸的新公司不在本地,这么说来程怿是已经离开了,也许老爸是想让他知道程怿不会再对他有什么动作,也许是希望他们兄弟俩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也许是告诉他程怿有所妥协,毕竟程怿这一走,需要放弃他在这里这么多年的打拼……

    不过程恪感觉自己可能只能让老爸失望了,有些事大概是真的很难有什么改善了,他给不出老爸想要的反应,他跟程怿的关系恐怕最好的程度也就是一块儿长大的陌生人了。

    “我走了。”老爸打开了车门,“你有空给你妈妈打个电话,不忙的话偶尔也回去看看她。”

    “嗯。”程恪应了一声,也打开车门下了车。

    他不是没有联系过老妈,母亲节的时候他给老妈发过祝福,还有一个红包,老妈领了红包却没有给他回复一个字,他现在并不是太明白老妈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但他也真的从来都没有想念过老妈,不过老爸让他回家看看老妈,他觉得也没什么问题。

    很多事只能慢慢地跟着时间了。

    老爸刚下了车,江予夺就已经到了车门旁边,一把拿走了他手里的杯子。

    “我爸要回去了。”程恪把自己拿着的那个杯子也给了江予夺。

    “叔叔慢走。”江予夺马上说。

    “你是不是盼我快点儿走盼半天了?”老爸忍不住说了一句。

    “没,”江予夺说,“我又不用车。”

    “……走了。”老爸转身往停在对面路边的门走过去。

    “叔叔慢走,”江予夺又说了一遍,“叔叔再见。”

    老爸没说话也没回手,只是摆了摆手,背影里都能看出无奈。

    老爸的车开始了之后,程恪听到站在他旁边的江予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你没事儿吧?”程恪笑着拍了拍他后背。

    “有点紧张,”江予夺说,“我跟他说话的时候就紧张,怕说错话……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没有,”程恪说,“说得挺好的。”

    “以后你俩见面我还是不跟着了,太难受了。”江予夺说。

    “我跟他……也没什么太多见面的机会,”程恪笑笑,“其实刚才你可以在店里坐着,二楼不是有表演么。”

    “我不放心。”江予夺皱了皱眉。

    “你是……怕我爸再把我抓走么?”程恪看着他。

    “我知道他不会,”江予夺说,“但是我就是信不过他。”

    “嗯,”程恪捏捏他的肩,“进去吧。”

    “你是不是说有些事,是弥补不了的。”江予夺跟他一块儿往店里走。

    “怎么?”程恪问。

    “我身上的所有事,都是弥补不了的,”江予夺轻声说,“比如我明明知道你爸不可能再把你绑走,他都给你投资了,还放下面子来找你了……但我还是怀疑他。”

    “嗯,我知道,”程恪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江予夺一直就在墙角那儿站着,“这是正常的,你不用觉得有压力。”

    “我也有能相信的人,”江予夺说,“你,陈庆,卢茜,罗姐,陈大夫……不,罗姐和陈大夫我也不相信,但是我必须相信。”

    “这些都没什么,”程恪说,“其实如果你现在让我说出几个能相信的人,我可能除了你之外一个都数不出来。”

    “是么?”江予夺停了脚步。

    “嗯,我其实根本也没想过这个问题,但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江予夺你是我可以无条件相信的人,”程恪说,“别的人我也会有信任,但都是有条件的,比如我信任许丁,是基于我对他的判断,比如许丁说是这两个月才跟我爸有联系的,我就会相信,因为我可以判断出他没有骗我的必要,他也一向不掺和我家的事……你懂我意思吗?”

    “懂。”江予夺点了点头。

    “所以这么说起来,”程恪笑了笑,“你比我强啊,我,陈庆,卢茜,可以说是你能无条件相信的人,三个呢。”

    “比你多俩。”江予夺挑了挑眉。

    “嗯。”程恪笑笑。

    “你被扫地出门的时候,连一个都没有吧,”江予夺想了想,又啧了一声,“很惨啊少爷。”

    “……是啊。”程恪叹了口气。

    江予夺心情好了不少,进店里的时候都是扬着眉毛进去的,跟之前对着老爸一脸黑店老板的凶相形成强烈对比。

    可惜了,老爸大概没什么机会能看到这样的江予夺。

    江予夺对开业大吉没有什么概念,店里装修好之后他连个开业仪式都不想弄,直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