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0.番外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自酿高粱酒的方法。

    程恪坐在餐厅二楼露台角落的椅子上, 认真地低头看着手机, 旁边有一桌客人正在玩沙画。

    “程哥, ”一个女孩儿冲这边转过头, “能不能帮我修一下这幅的细节啊, 我想拍个照片。”

    “好。”程恪放下手机站了起来, 走过去看了看沙画台上的画。

    画的是个猫, 确切地说, 他猜出来这是个猫, 毕竟家里有只猫,每天以各种形态趴在各种它想趴的地方。

    “眼睛这儿,”程恪捏了沙,在猫眼睛的位置抹了一下,重新补了两小点沙, “这样就亮了……耳朵的边缘……这么带一下就更好……”

    “啊,”几个人小声惊叹,一直点头,“高手随便两下就能看出样子来了,厉害。”

    “差不多就这样吧,”程恪把这只猫修了一下,又随意在四周撒了点儿沙, “这么拍出来也挺能蒙人了。”

    几个人拿手机拍照的时候,程恪又坐回了椅子上, 继续查看自酿高粱酒的方法。

    离江予夺的生日还有大半年, 但对于他来说时间很紧迫了, 他得在几个方案里先挑出一个最简单的,最有可能成功的。

    高粱泡24小时,每隔六七小时换一次水?

    上锅蒸至开花……上什么锅?怎么蒸?开花?开什么花?

    晾凉,拌曲。

    这个还能明白,跟做草莓酒的时候要放酵母一样吧。

    发酵。放进桶里,什么桶?蒙鲜膜,再蒙塑料布……静置两三个月?这么久?

    程恪迅速又计算了一下时间。

    应该差不多。

    然后是……蒸馏。

    蒸馏器?什么鬼?还要用这东西?

    程恪又赶紧查了一下蒸馏器,看到由N根管子连接起来的几个巨大的不锈钢桶的时候,他退出了制作教程。

    就这套东西买回来能把江予夺家那个小后院全占满。

    放弃。

    还是从猫毛围巾下手吧。

    新店这边开业没多久,事儿还挺多,他一直到晚餐差不多结束了出了餐厅,也不知道是饿还是不饿。

    从这儿去江予夺那里,距离不太远,地铁四站,程恪给江予夺发了条消息问他吃饭了没,江予夺没回他。

    自打喵的生意走上正轨之后,江予夺就一直挺忙,小孙和陈庆休息的时候,他就得顶上。

    程恪眼睁睁看他几个月瘦了一圈,他倒是没什么感觉,每天都兴致勃勃去店里,仿佛春游。

    程恪快走到喵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江予夺站在街边的垃圾桶旁边,叼着根烟,看着斜对面的一个丁字路口出神。

    程恪往那边看了一眼,没看到什么特别的。

    不过江予夺并不是在发呆,他离着还有四五米距离的时候,江予夺就转过了脸,冲他笑了笑,喊了一嗓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这么厉害,怎么感知到我过来的?”程恪笑着走了过去。

    “闻到味儿了。”江予夺说。

    “什么味儿?”程恪扯着衣服闻了闻,“天儿都冷了,应该没什么味儿吧。”

    “香水,”江予夺说,“你最近不是换了个香水喷柜子么。”

    程恪笑了笑,又看了一眼正一个人在店里忙着的陈庆:“怎么没给他帮忙?”

    “刚一直是我,他吃了饭才进去换我出来吃的,”江予夺说,“你吃饭了吗?”

    “……没呢,想叫你一块儿,你没回我消息。”程恪叹了口气。

    江予夺赶紧摸出手机来看了看:“我没听见,那会儿正吃呢……我给你买点儿吃的,现在隔壁的卤肉面超级好吃,就是给得太抠了,拳头那么大点儿。”

    “嗯。”程恪点点头。

    “进去吧,里头有位置,外头冷。”江予夺说。

    “不占客人的地盘了,”程恪笑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就这儿吧。”

    江予夺跑到隔壁店里给他买了三个拳头的卤肉面,放在了一个碗里端了过来。

    程恪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挺香。

    “你还吃点儿吗?”他挑了一筷子面问江予夺。

    “我吃撑了,”江予夺摸了摸肚子,“现在看着你吃我都顶得慌。”

    “那你别看。”程恪低头继续吃。

    “看还是得看的,一天到晚也看不着几眼,”江予夺盯着他,“你要不过来陪我,也就晚上那几小时。”

    “再请一个人就行了,”程恪说,“这样你们都不用这么累。”

    “不行,”江予夺说,“陈庆不让。”

    “为什么不让?”程恪愣了愣。

    “说成本太高了,”江予夺笑笑,“三个人也差不多了,就是吃饭的时间人会多一点儿,别的时间就是做点儿奶茶什么的。”

    “你一会儿去称个体重吧,”程恪说,“瘦了好多。”

    “瘦了怕什么,”江予夺往椅子上一靠,掀开衣服,在肚子上啪啪甩了两巴掌,脆响的,“看到没。”

    这两巴掌拍得有点儿太响,旁边路过的人都看了过来。

    “哎,”程恪赶紧把他衣服拽下来,“我看什么,我天天看,我不光看还摸。”

    “还咬了,还舔。”江予夺说。

    “闭嘴啊!”程恪压着声音吼了一嗓子。

    江予夺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又趴到桌上,凑到他旁边:“我挺喜欢这样的。”

    “……哪样?”程恪狠狠吃了一口面。

    “你咬我肚子。”江予夺说。

    程恪一口面差点儿呛到鼻子里,他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江老三,上回李大夫给你换的药里是不是有什么春天的成分啊?”

    江予夺很愉快地笑得停不下来。

    程恪吃完了面,趁着江予夺看起来心情很放松,他才问了一句:“你刚站那儿,看什么呢?”

    “你来的时候吗?”江予夺问。

    “嗯。”程恪点点头。

    江予夺又往那边看了一眼:“我最近可能太忙了,压力有点儿大……”

    “你看到他们了?”程恪问。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皱了皱眉,“不过跟以前不太一样,就是……我看到的是小蚂蚁。”

    程恪愣了愣:“跟李大夫说了吗?”

    “说了,”江予夺说,“李大夫说小蚂蚁没有出来,还关在之前转过去的那个医院里……其实我当然知道他没出来,也出不来。”

    “他那次出现,对你不可能一点儿刺激都没有,”程恪摸摸他的脸,“别说你了,我有时候听到窗户响还会一激灵。”

    “废物,”江予夺说,“我听到窗户响就知道是喵或者风。”

    “……哦。”程恪啧了一声。

    “我看到小蚂蚁的时候,”江予夺抓过他的手,低头在他指尖上咬着,“就马上告诉自己,不是真的,是幻觉,对我不会有威胁,程恪也不会有危险……但是还是会害怕。”

    “嗯。”程恪轻轻应着,“要不要再去跟李大夫好好聊一聊?”

    “等年后吧,你生日过完,我现在还好,闻到你味道的时候小蚂蚁就走了,”江予夺说,“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数时间是看不到他的。”

    “那我请一段时间假吧,天天陪着你。”程恪说。

    “用不着,”江予夺笑了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一辈子可能都会这样,吃药,看医生,偶尔看到小蚂蚁或者别的谁,然后会紧张害怕,但是这就跟吃饭睡觉耍流氓一样,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吧,想明白这一点,就好很多了。”

    “三哥,”程恪看着他很长时间,“我发现你突然成熟了很多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