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2.番外3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你不用去接我了, ”江予夺在电话里打了个呵欠, “我直接回去就行。”

    “开车去机场直接接了你就回来多方便,”程恪把睡在他枕头上的喵拎起来扔到江予夺枕头上, “不用打车也不用去等大巴了。”

    “你这几天不是特别忙吗, 程总, ”江予夺说, “你就别跑了。”

    “是不是跟我记仇呢?”程恪啧了一声。

    江予夺每年两次去见李大夫,每次程恪都会抽时间陪他一块儿去, 今年因为第四家餐厅正好这几天开业, 江予夺就没要他陪,自己过去的。

    程恪倒不担心,江予夺一直状态都还可以, 隔一两个月会有些小波动,但基本调整几天都差不多能稳定下来,所以让他一个人过去, 倒也问题不大。

    不过现在听江予夺这意思, 还是有点儿不爽了。

    “我记什么仇啊, ”江予夺说, “你堂堂一个总,还能让你接送吗。”

    “别废话了, ”程恪说,“我在出口等你。”

    “嗯,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 就来吧, ”江予夺应了一声,想想又问了一句,“我没在这几天你没碰上什么麻烦吧。”

    “能有什么麻烦。”程恪笑了笑。

    “你不是说程怿回来了么,”江予夺说,“按他那性格,他不得每个餐厅都走一遍,向人宣告一下他对他哥有多上心。”

    “没跟他联系,他也没找我,”程恪说,“这都好几年了一直也没联系,没什么理由再找我麻烦了。”

    “嗯,那你明天接我的时候,”江予夺说,“带束花。”

    “……花?”程恪愣了愣。

    “纪念日啊你不送我花吗?”江予夺说。

    程恪还是有些吃惊:“我知道纪念日……”

    “花。”江予夺说。

    “……行吧花。”程恪说。

    明天是他们认识六周年暨第一次打架纪念日。

    这个纪念日是程恪定的,定的时候也只是随口一说,但江予夺就特别认真,非常认真地过了三年了。

    不过要花还是第一次。

    程恪本来是想就把之前攒的那些彩票给他就行,相比生日礼物,纪念日礼物江予夺一直没有要求,一般都是吃一顿,今年还是第一次提出要东西,不知道是从哪本小黄书里学到的。

    这个要求倒是不高,一束花而已,就是他既然开口说出来了,意思就肯定不是把花放车里,上车的时候再给他,而是要抱着花在出口杵着,看到他出来的时候就得抱着花迎上去。

    这场面,程恪觉得十年前自己干干还行,现在三十好几的人了,抱一束花,等了半天接了个老爷们儿。

    他躺在床上想想就乐了。

    不知道为什么,年纪越大,倒是越放不开了。

    以前自己从来不会在意这些,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居然会想象一下场面了。

    “我觉得你三哥挺神奇的,”他翻了个身,在喵的鼻子上按了一下,“让我明天拿着花去接他,突然一下倒回去十年的傻逼感。”

    喵没理他。

    “挺好的,”程恪说,“我挺长时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江予夺的飞机十一点到,程恪八点起床,先去买了张彩票,再去隔壁的花店买好了一束玫瑰花。

    彩票站的老板说下个月要回老家了,不做了,程恪打算把手头攒出来的那些彩票这次纪念日送给江予夺,然后再物色另一家彩票站。

    不过从他来这儿的时候开始,这家彩票站兼小卖部就一直在,他买了好几年的彩票,虽然除了买彩票从来不多说话,但就每次等打票的那两分钟里,别说老板了,就是常来买彩票的那些人还有那些人家里的事,他都快了如指掌了……现在猛的一下说这店马上就没了……他还真是有些感慨。

    有时候日子过得就是不知不觉。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就变了,又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就适应了。

    就像他一直不愿意自己的空间里多出一个人,但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就多出了一个江予夺,又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他就适应了。

    不仅适应了,还非常愉快。

    虽然有时候打架……江予夺真是个神奇的人,跟他在一块儿时间长了,就不太能吵起来,容易直接打起来。

    程恪开着车拐出小街,然后就被一辆面包车堵在了路口。

    车牌他非常熟悉,这是江予夺和陈庆的车,给喵奶茶拉货用的,平时一般是陈庆开着满处跑。

    这会儿在自己的地盘上停车停得非常嚣张,离路边能有一米距离。

    程恪按了一下喇叭。

    过了能有一分钟,陈庆才从旁边一个小超市里一脸不耐烦地走了出来。

    “操,”看到他的车,陈庆愣了愣,走了过来,“你怎么往这边走?”

    “我去机场,”程恪说,“把你那破车挪开。”

    “那也是三哥的破车,”陈庆说,“你去接三哥吗?”

    “嗯。”程恪点点头。

    “等着,我往前点儿,”陈庆转身快步往面包车走过去,边走还边扯着嗓子,“早让你俩搬家,就不搬,非得在这儿挤着,你看这路,过个车都过不去……”

    面包车往前开了点儿,挨着人行道边停下了。

    程恪把车开过去,经过陈庆身边的时候放下车窗:“晚上过来吃饭吧。”

    “你俩那个踢垃圾纪念日是吧?”陈庆问。

    “嗯,”程恪应了一声,“带上小孙。”

    “行。”陈庆愉快地点头。

    喵奶茶的生意现在挺火的,无论什么时候过去,店里一楼二楼都一堆客人,但是江予夺对于扩大经营没有什么兴趣,不愿意费神,所以这几年一直就这么做着,陈庆也没什么意见,三哥的话就是真理。

    店里现在唯一的变化就是多请了几个服务员,江予夺和陈庆还有孙琴琴就不用每天都守在那儿了,主要是能给陈庆和孙琴琴腾出谈恋爱的时间。

    程恪觉得这样也挺好,江予夺喜欢待在在习惯的轨迹里生活,“熟悉”对于他来说就是安全感,这也是这么多年他俩一直住在卢茜那套旧房子里的原因,等哪天江予夺想搬家了,再一块儿去看房子。

    在机场停了车,程恪从后备箱里把那一大束玫瑰捧出来的时候,突然有点儿不好意思。

    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买过玫瑰,更没送过玫瑰。

    往出口一站,他就觉得自己立刻成为了焦点。

    “接女朋友的。”旁边有个大姐笑着小声跟同伴说了一句。

    接女朋友?

    一会儿“女朋友”出来的时候千万别受惊。

    “女朋友”可是掌管着好几条街的老大,一米八多一脸凶相脸上还有疤。

    不过大多数时间里,还是很可爱的,非常幼稚,这么多年了一点儿都没有成熟。

    程恪扫了一眼前面的玻璃门,发现门上正好映出了自己的脸。

    ……脸居然在自己毫不知情的状态下擅自露出了傻笑。

    他清了清嗓子,收起笑容,看了一眼时间。

    飞机晚点了二十分钟,江予夺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程恪基本是秒接。

    “我看到有人出来了,是你们那班吗?”他问。

    “不是,”江予夺声音有些颤,听得出是在小跑着,“我现在跑在第一个,马上出去了。”

    程恪笑着:“好,我就在出口这儿站着了,靠玻璃墙这边,我穿……”

    “你面基呢?”江予夺打断了他的话,“我还能认不出来你么!”

    “……那你快出来。”程恪笑了笑。

    “让你带花,你带了吗!”江予夺边跑边问。

    “带了啊。”程恪说。

    “什么样的花?”江予夺继续问,“康乃馨吗?还是月季?”

    “康什么乃馨,你是我妈吗?玫瑰啊……”程恪说出这俩字儿的时候突然惊了一下,“我操,你不会……你不是想要玫瑰吗?”

    “你买玫瑰了?”江予夺声音一下提高了,带着笑,“你真的买玫瑰了?”

    “废话啊,你专门……”程恪压低声音,“让我带花,我不带玫瑰我带什么啊?”

    “其实玫瑰就是红月季。”江予夺很愉快地边跑边说。

    “操|你大爷你能不能有点儿情调啊?”程恪压着声音骂了一句。

    “程恪!”江予夺吼了一声。

    程恪感觉自己耳膜都要哭了:“干嘛!”

    “看我啊!我出来了!”江予夺又吼了一声。

    这回程恪俩耳朵里都听到了他的声音,赶紧抬眼往出口里面看过去。

    江予夺挥着胳膊跑了出来。

    程恪盯着他,余光里能看到旁边等着接人的一堆人都看了过来,那个说他接女朋友的大姐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